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このページの上へ

2009'06.12 (Fri)

《狼》第一章試閱

第一章


【More・・・】

接到電話的時候,林臨剛喝下他的第二杯酒,並且和兩個才認識的男孩在酒吧裡玩著摸來摸去的遊戲。
他瞇著眼看著手機來電顯示上那個名字,有些奇怪為什麼這個人會在這個時候打電話給他。雖然可以選擇不接,但林臨還是按下了通話鍵。
「喂?」林臨開口。
『林臨?』
「嗯。」林臨應了聲,聲調有種天生帶來的冷淡。
對方頓了一下說道:『……是我,晉懷,這麼晚打電話給你,應該沒打擾到你吧?』說這話的原因是因為,現在已經是凌晨一點多,平常人應該上床休息的時候。
「沒有。」林臨笑了聲。
兩個小男孩東說一句西扯一句,差點在他懷裡打起來,林臨壓低聲音對他們說了句:「別鬧!」才再對電話那頭的人說:「找我什麼事?」
懷裡的兩個小男孩,一個表情無辜像個鄰家清秀少年,另一個長了對貓兒眼拉著林臨的領帶正對另一個男孩齜牙咧嘴。
林臨伸出手指撓了撓那個小貓似的男孩。
電話那頭的晉懷大概明白他身邊還有人,頓了一下才說道:『就是有點事想找你商量,想你過來一下……』
那個貓兒眼的男孩被林臨撓得氣息有點急促,原本銳利上揚的眼睛蒙上一層薄霧,好像被欺負似了般微微不滿地看著林臨。
林臨修長的食指撫過男孩的耳後,那似乎是男孩的敏感處,惹得對方一陣輕顫。林臨心裡頭正想著今晚該吃哪道菜,鄰家少年不錯,可他對馴服小貓特別有興趣。正琢磨著,電話那頭的晉懷又嘆了口氣,愣是把林臨的心思拉了回去。
『林臨,要不是沒了辦法,我也不想麻煩你。』
「……」林臨輕輕地皺了一下眉,心裡想這人到底是遇著了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最後,他拍拍那兩個男孩的臉龐,讓他們離開,並問電話那頭的人:
「你在哪裡?」

♥♥♥

坐在計程車上,林臨拿出西裝口袋裡的菸盒,抽了根菸點上。
計程車後照鏡上映著林臨俊朗的面容,那是一種不屬於尋常人的沈穩與貴氣,他渾身上下像打了光似讓人移不開眼,計程車司機以為載到了那個大戶人家的少爺,不免多看了幾眼。
林臨察覺了,也沒什麼反應。他只是想著晉懷為什麼這麼晚打電話給他,那個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到了定點,林臨下了車之後打量了眼前地方。
這裡是空曠無人的工業區,地方挺荒涼的。但卻也讓林臨更納悶。
晉懷姓溫,大林臨幾歲,林臨是溫家女傭的兒子,從小和晉懷一起長大,溫家一路栽培他,溫老爺子曾經一度想將他培養成晉懷的左右手,可惜林臨志向不在此,大學時得了個留學的機會便出了國去,離了溫家。
只是溫家孫少爺溫晉懷,斷斷續續還是有和他聯絡。
位於郊區的工廠商業區,大約兩層樓高的巨大倉庫並排著,一旁葉子乾得差不多的樹木被風吹得沙沙作響,幾盞路燈照不清楚偌大園區,下班後便少了人氣的地方陰森而荒涼。
林臨循著路標往裡頭走。
漆寒冷的夜裡,突然傳來一陣幽長的狗兒嚎叫聲,這原本是再尋常不過的事情了,人手不足的郊區倉庫,養幾隻狗幫忙巡邏本就正常,然而,那聲音太過接近,近得淒涼悠遠的叫聲彷彿就在耳邊。
嚎叫聲停歇以後,一陣細碎聲響傳來。
林臨眼角瞟見似乎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他扔下菸蒂抬頭,而在看清楚那東西之後,猛地愣了一下。
月光正在頭頂上,銀色的光芒照映著對方。
林臨依稀看得出那是個人,只是那人四肢著地,匍匐著身子趴在二樓高度的倉庫頂上惡狠狠地盯著他。
凌刺人的眼神,有著野獸般尖銳直接的敵意。
對方什麼也沒穿,裸露著手腳和肩膀,一頭骯髒糾結的亂髮,就這麼居高臨下地俯視著林臨。
林臨張大了嘴,心裡想這是遊民還是乞丐,這麼冷的天居然光著身體!
沒讓林臨想多久,遠處便傳來喧嘩的聲音。
「在那裡!快點,別讓他跑走了!」
隨著雜亂的腳步聲,夜裡手電筒映照的光芒晃動著,當下林臨便明白遠處的混亂起因該是倉庫頂上趴著的那傢伙。
目光才從遠方移回倉庫頂上,忽地便見著倉庫上那傢伙猛然一躍,竟往自己撲了過來。
林臨心中一驚,閃避不及,整個人被撲倒在地上。背部重重撞擊地面,林臨悶哼了聲,但對方動作完全沒有停頓,凶猛地張開了嘴,便往林臨的脖子咬下去。
林臨嚇得用力舉起手臂往對方嘴巴撞去,結果第一次撞倒對方,第二次對方又咬了過來,牙齒深深陷進了他的肌肉裡。
林臨疼得皺了下眉,急忙抬起腳往那人腹部踢去,對方鬆了口,但立刻又咬了上來。
「先生你屬狗的嗎?」林臨火大吼了一句,曲起腳再度狠狠踢去。
那人被他一腳踢了出去摔在地上,但沒一下子便翻身爬了起來。對方雙手放得極低,和腳掌一樣貼在地上,目光兇狠地盯著他,姿勢像野獸一般,嘴裡不停發著「嗚嗚」的低吼聲。
林臨見著這樣詭異的情況不禁愣了一下,心想『見鬼了,這傢伙做什麼?』可便在這時,那人又迅速發動第二次攻擊,朝林臨撲了過來,森白的牙齒在月光下閃著寒光,目標依舊是他的脖子。
林臨在對方撲過來的那一剎那斜斜閃過身去,對著對方的側腹就是一拳。可沒想到明明打中了,那個人卻好像完全沒痛覺一樣,落了地後又回頭迅速朝林臨撲了過來。
幾分鐘的纏鬥後,在那傢伙不知第幾度撲過來,像是想撕裂他咽喉般張大嘴往他咬下時,林臨一拳猛力打在那個人的太陽穴上,令得對方一陣暈眩。在這同時,林臨扣住那個人的肩膀,一個翻身將人壓在地上。
本來在遠方搜索的聲音也近了,手電筒的光芒在夜裡晃啊晃,晃到了林臨與那簡直像是野獸的傢伙身上。
「啊──」有人叫了出來。
被壓制在地上的人很快就清醒過來,發現被箝制以後,憤怒地吼著要翻過身繼續咬人,林臨冷笑一聲,將那個人的手臂往上一扳,而後聽到後頭一聲熟悉的聲音急急叫道:
「林臨,不可以傷他!」
林臨稍微遲疑了一下,骨頭錯位的悶響響起,底下人不像人的傢伙哀嚎了聲,叫了出來。
「林臨!」幾個人急忙靠近,而走在前頭滿頭大汗的青年則是大喊著別傷人的人。
林臨外表有些狼狽,他慢慢地從那傢伙身上退開。
手骨被硬生生扯脫臼,那種痛不是誰都受得了的。林臨看著身下的傢伙冒出冷汗,整個人縮成一團,再也沒了方才的狠勁。
再看看急急跑來的青年一眼。青年立刻蹲下檢查那個渾身髒汙的人的傷勢,一時間也沒心思搭理林臨。
把對方脫臼的手骨推回原位後,青年擦了擦冷汗,對旁邊的幾個壯漢說:「先把他抬回倉庫裡,小心別碰到他的手。」
林臨摸摸自己差點被撕開的脖子,在等待的時間裡慢條斯理地拿出根菸來抽,直到青年終於回過頭來看他了,他笑著,在冷冷的寒風天裡,用一種比冬風還涼的聲音陰森森說道:
「溫晉懷,你養那什麼東西,差點把老子的脖子都給咬斷了!」
被林臨這麼說的青年只得苦笑,苦笑、苦笑、還是苦笑。
「那不是什麼東西。」晉懷說:「林臨,你還記不記得溫旭飛,我的表弟?」
林臨吸了一口菸,緩緩吐出。人在煙霧繚繞的後頭,一張俊臉配上怎麼凌亂都不失有形的短髮,愣是出身比不上眼前這位溫式企業的孫少爺,神色態度卻比對方高貴得更像個正統的王子。
「不記得。」林臨說。
那回答的語氣有些漫不經心,有些不在乎。就像林臨本身這人的個性,對溫家的一切事物,他向來愛理不理的。

♥♥♥

一群人將那隻痛到一路嗚嗚咽咽、偶爾咆哮幾聲的野獸抬回倉庫裡,關進一個特別訂做的大鐵籠,晉懷替對方包紮好傷勢之後,拿著止痛劑與鎮定劑兩針下去,聲音慢慢止了,但那傢伙一對灰色的眼眸卻硬撐著不肯閉上,死死盯著差點沒把他打殘的林臨不放。
闊挑高的倉庫裡,兩張簡陋的布沙發上,林臨佔了一張,而對面那一張則坐著晉懷。
晉懷臉上戴著付金邊眼鏡,長得俊秀斯文,身形修長,林臨盯著他看了一眼,但發覺晉懷將目光移到他身上了,便把視線輕輕帶開,彷彿方才沒瞧過這人一樣。
晉懷整理了一下思緒,喝了口咖啡穩定情緒,才望著神情淡定的林臨,緩緩說道:「旭飛……是珍珠阿姨的兒子……珍珠阿姨你該有印象了吧?」
林臨兩手自然張開搭在沙發上,蹺著腳的他說:「沒印象。」
晉懷笑了笑,無奈地繼續解釋:「你怎麼會沒印象?珍珠阿姨當年和個外國人私奔,事情鬧得多大。他們後來跑去非洲當了野生動物的保育員,家裡人個個是都還清楚記得的。旭飛七歲的時候珍珠阿姨帶著他回來過,和你見過幾面。那時你也十四歲了,旭飛還和你很親近,老是跟在你身後跑的。」
「是嗎?」林臨隨便應了聲。
他轉頭望向倒在鐵籠子裡卻仍死死盯著他看,一樣有著一頭紅髮的傢伙,撇了撇嘴,對裡頭的人露出挑釁的笑容。
裡頭的人收到他的挑釁,低吼聲又加大了起來。
晉懷搖頭說道:「後來他們回到非洲沒多久,就傳出姨丈因為得罪了當地的盜獵者,妨礙別人的財路,被盜獵者槍殺了,旭飛從此也下落不明。」
林臨愣了一下,回頭看看晉懷,又看看旭飛,似乎想起真有這麼一樁事。
晉懷說:「外公收到消息就和我媽一起去了非洲。我聽我媽那時說,小姨的朋友是在隔天到草原上交接時發現他們的屍體的,帳棚裡全是血,對方應該是趁夜裡下的手。外公到時只看了一眼,當場昏了過去。
聽說屍體只有兩具,小阿姨和小姨丈的,旭飛的屍體那時沒被發現,所有人都認為是被獅子或野狼之類的野獸叼走了,畢竟那地方是非洲,肉食性野獸多。但是外公沒見到旭飛的屍體,不承認旭飛死了,這幾年來,他從來沒放棄過尋找旭飛。」
「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啊……」林臨點頭。老爺子是那種人沒錯,超級固執的。
晉懷說:「這事外公本是讓我媽負責,但這幾年溫氏的公司越來越大,我媽也越來越忙,她顧不了這些事,便交代給我。」
「然後你竟然就這麼害,找到這傢伙?」林臨驚訝地笑了笑,「不過,你怎麼能確定這東西是你表弟?」
晉懷像是早知道林臨會有這樣的疑問般,下一刻便說:「我用外公的檢體和他的做過DNA鑑定了,是旭飛沒錯。你看看他的頭髮,小時候的旭飛就是紅頭髮的。從他到我眼前開始,我就沒懷疑過他是我要找的人。」
林臨打趣地凝視著旭飛,說道:「既然如此,那你把這傢伙關在這裡做什麼?趕快把他帶到老爺子跟前不就得了?你剛才電話裡頭語氣那麼悲慘,搞得我都以為你遇上什麼事了!」
晉懷又揉了揉太陽穴,說:「林臨,你真看不出來還是假看不出來?」
「啊?」
「你剛剛和旭飛打了一架。」
「噢……」林臨語氣裡絲毫不見歉意地說道:「不好意思把你表弟給打趴了,他那麼猛,還想咬死我,我這也是很正當的自我防衛。」而且,如果沒有晉懷的當場制止,這傢伙很可能不會只有手臂脫臼這麼簡單。
「難道你沒發現他有什麼不一樣?」晉懷問。
林臨看了籠子裡的旭飛一眼,那傢伙顯然敵不過鎮定劑,已經開始暈了。只是兩片眼皮快垂下去時又拼盡了全力要撐起來,髒汙到幾乎要看不清楚五官的臉上還留有兇狠的神情,怎麼看……就不像個正常人……
林臨將視線轉回晉懷身上。
晉懷知道再不切入主題肯定會惹得人不耐煩,便直接說了:「發現旭飛的時候,旭飛是混在狼群之中,和狼群一起生活的。沒人知道他為什麼會和狼群在一起,只知道當地的人發現狼群時,旭飛已經在裡面。」
林臨愣了很大一下。「接下來你該不會是要告訴我,這傢伙當年失蹤以後,被野狼撿回去養了……」
晉懷面色有些難看。「很顯然就是這樣。你瞧他現在這樣,用四肢走路,不會說話,完全就像一頭野獸……我問過專家了,他出事的時候頂多就七歲,七歲的孩子不像成人對事情已經有一定的認知,他極可能為了適應狼群並且活下去,認同那些狼,也以為自己是頭狼,這才在狼群中活了下來。」
林臨靜了半晌沒說話,這簡直太匪夷所思了。要是十幾二十年前聽到這樣的事情,林臨還可能會信,可現在是什麼時代?衛星都上太空,人類已經都報名旅行社要參加月球旅行了,哪還可能出現小孩子被野狼養大的事情出來。
晉懷看著林臨一直沒說話,也知道他心裡的懷疑。「我知道你不信,但事實就擺在眼前。」
「……」林臨用力吸了一口菸,然後靜了一下,再彈了彈菸灰。「要我過來就為了商量這事?我說,找人來慢慢的教,讓他知道自己是個人而不是匹狼就成了,簡單吧!」
「你以為我沒想過?」晉懷捏了捏鼻梁,說道:「我已經找過兩批人了,現在這是第三批。前面兩批有心理醫生也有護士,可旭飛一再地逃跑,還把人給咬傷嚇得沒人敢再來,我才換了現在這批人,並且把他關在籠子裡免得他咬傷人。可是旭飛最近卻越來越暴躁,剛剛餵他吃東西的時候他趁機跑了出來,不只咬人,都差點殺人了……」
林臨看了那個大鐵籠一眼。長高不過一公尺多,人在裡面只能蜷曲身子不能躺直,林臨直接說道:「要你把我當狗一樣,關在這種地方,連睡覺手腳也只能蜷著,我也會發瘋。」
晉懷被林臨這麼一說,有些尷尬地道:「找不到更大的籠子了。」
林臨「呿」了一聲。
晉懷神情無奈。「林臨,家裡很久你沒回去了,所以你不知道,外公近來身體很差,我媽和二姨又為了公司的董事職位爭得不可開交。我找到旭飛之前,外公才因為被媽和二姨氣得血壓升高入了醫院……要讓外公知道他找了那麼久的孫子變成這副模樣,老人家絕對受不了……所以我才把他關在這裡……」
「林臨……」晉懷抬起頭看著林臨,語氣誠懇地說:
「你是我最信得過的人,我只能找你。你從小打架就沒輸過,連剛剛那麼突然的情況,都能三兩下就把旭飛制服,這更加讓我相信你的能耐。外公八十大壽快到了,那天我打算帶旭飛回去,讓他和旭飛見面。我不敢要求什麼,只希望你能讓旭飛開口喊他一聲外公,讓外公知道他的孫子回來了,那就好了。」
林臨愣了一下,菸灰就這麼掉在他鐵灰色的亮面西裝褲上。
他半晌沒動盯著晉懷,片刻之後才緩緩拂去那截菸灰,吸了口菸慢慢吐出來,語調輕緩地說:
「你當你在演不可能的任務第四集嗎?你以為你是湯姆克魯斯還是我是湯姆克魯斯?你口中的旭飛可是被狼群養大的,看豎看都已經不像個人,早就是隻匹狼了,要我教一頭狼喊『外公』,我哪有這能耐!」
「林臨,看在外公的份上!」晉懷懇切地說:「外公等這個孫子已經等了十一年了,我們別讓他失望!」
晉懷見林臨用力把臉撇了過去,還想說話勸林臨,突然,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晉懷看了來電顯示的號碼:「抱歉,我接個電話!」接著拿起電話,走到倉庫角落去講了。
林臨捻熄了菸,沒考慮太多,就決定立刻走人。他看了晉懷的背影一眼,也沒同那人打聲招呼,便起身往外頭跨步走出去。
他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經表明過不再涉入與溫家有關的事情中。
溫老爺子七十九歲了,手底下的溫氏企業跨各行各業,在政商金融界勢力都不容小覷。
溫老爺子這輩子就三個女兒,自三女兒溫珍珠走後,那個家,便剩大女兒溫琥珀跟二女兒溫翡翠爭。
大女兒溫琥珀只一個兒子,便是在場的溫晉懷;二女兒溫翡翠也只一個女兒,叫溫盛珍。如今多了個三女兒溫珍珠的兒子溫旭飛,本來只需分成兩份的一瓢水如今得分成三份,在林臨看來,溫家要亂了。

♥♥♥

守著倉庫的一共有六個人,都是粗手粗腳的大漢,其中還有一個嚼檳榔的。
「……」林臨不知道晉懷打哪裡找來這些人,他不得不說,晉懷的眼光的確有些糟。
那幾個人這幾天顯然被會咬人的旭飛整得有些嗆,有的手上綁著繃帶,有的臉上不是瘀青就是擦傷。
林臨本來真的打算走了,不過這時一個拿著水要去餵旭飛的壯漢被旭飛打翻的水盆淋得全身溼,那個人忍耐了許久的怒氣一下子破表,加上晉懷又在角落沒見著他那邊的景象,手裡的棍子拿著便要朝旭飛腹部捅去。
林臨眼睛瞇了瞇,重重咳嗽了一聲,對方轉頭見著他正看著,這才訕訕收了棍子,走到一旁去。
這些人就是這樣,雇主沒看著,便私下動起手腳來了。
林臨冷冷哼了一聲。
晉懷打完電話,面色蒼白地朝著林臨走了過來。「林臨,外公出事了。他剛剛昏倒被送到醫院去。」
林臨臉色一變,本來要走人的,那腳也不得不縮了回來。
「我要回醫院看外公。」晉懷腳步加快,便走邊說。
林臨立刻說道:「你開車來的?」
「嗯。」晉懷點頭。
「我載你過去。」林臨心想自己開車快,能早點到醫院。他也擔心溫老爺子。

結果到了醫院,病房前亂成了一團,所有人都在,溫家的大女兒還是一樣強勢,二女兒依然蠻,當場吵得不可開交。
晉懷急忙調停,而林臨則是在一旁靜靜等著。
一直等到醫生看完溫老爺子,宣佈病人只是血壓太高並且已經穩定下來後,林臨才鬆了一口氣。

離開醫院的時候天已經濛濛亮了,林臨載著晉懷回到倉庫外,性能高級的車子幾乎是無聲無息地停了下來,晉懷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睡了過去,他的眼眶下是淡淡的一層青,想必這陣子都沒睡好過。
林臨下車抽了一口菸,望著車裡的人一眼,忍不住多注視了一會兒,才強迫自己移開視線。接著,便慢慢踱步朝倉庫裡頭走去。
林臨故意將車停得有些遠,以確保裡面那些人不會知道他們已經回來。
時間大概是七點多一些,倉庫裡幾個人正在聊天,幾個人則在小瓦斯爐上架了個鍋子正在煎肉弄早餐。
鐵籠子裡的旭飛經過一夜,身體內的藥效早散了。
旭飛和昨夜一樣四肢著地,髒亂的紅髮糾結成一團,咧著嘴發出嗚嗚的低吼聲,對著那幾個正在煎肉的人發出威脅的聲音。
骯髒的身體,仔細看依稀能看到傷痕,那樣赤裸裸毫不隱藏兇狠的眼神,是在蠻荒中盡力生存下來的證明。
林臨並不覺得可怕。
都市叢林裡吃人不吐骨頭的人不計其數,個個可都比眼前這頭小狼狠多了。
那些人煎好了厚肉塊,先自己吃飽了,而後才將剩下的肉塊倒進一個鐵盆子裡,由一個人拿著,晃到旭飛籠子前面。
「想吃嗎?」那個壯漢故意把盆子湊到旭飛跟前,等旭飛撲上來要搶食,又立刻將盆子往後移。
「偏不讓你吃!」一來一回地,幾個人瞧旭飛流著口水卻氣得在籠子裡跳來跳去的模樣,大笑了起來。
「玩一下就算了,老陳你還是趕快把他餵飽算了。要不這傢伙發起瘋來又逃出去,到時候我們這份工作可就保不住了!」其中一個男人說。
「媽的,這怪物也不曉得打哪來的,有錢人家就喜歡買這種東西,害我昨天為了要抓他,脖子差點沒被咬下來!」那個叫老陳的壯漢隨口吐了口痰。「反正老闆也不知道,這種又肥又嫩的上等牛肉乾脆我們分一分吃掉好了,讓這人不像人的東西吃了,簡直浪費,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吃的是多好的東西!」
林臨瞇了瞇眼睛。
這時旭飛撲上來要搶肉,老陳趁機一把拉住旭飛的頭髮往外扯,算給他一點小教訓。老陳說:「關在籠子裡還不曉得安分點,我看不打打你你真不曉得誰是老大了!」
「噢──是嗎?原來這裡你是老大啊!」林臨慢慢地從倉庫入口走了進來。
他來到那幾個人面前,神情陰鬱,看起來非常的不高興。
雖然沒了人性,可籠子裡頭的畢竟是個人。昨晚聽完晉懷的事情之後,慢慢地他也想起旭飛的事情來了。
少年時期那個才在他身邊待了幾天的孩子,有著一雙漂亮而天真的眼睛。那孩子現在已經十八歲了,雖然早已長成自己不認識的模樣,但衝著當年被叫了幾聲「哥哥」,他無法袖手旁觀。
林臨一把火全在肚子裡燒,他的聲音悶悶的,不太愉快地開口:「除了不給他東西吃,釣他胃口之外,你們肯定也暗地教訓過這傢伙了,是吧!」
林臨外表雖然像個富家公子,可不知那個人說過,他那身西裝底下的,根本就是個流氓。
不等對方開口辯解,反正辯解無效,他該看的都看到了。
林臨左右看了看,拿起被隨意扔在地上的短棍,然後朝著那些人便走了過去。
那六個人瞧林臨一臉就是要幹架的模樣,大吼道:「老闆請我們來就是要看住這傢伙的,這傢伙是個瘋子,不打他,難道還讓他打讓他咬了嗎?」
「打都打了,不然你還想怎樣?」又一個吼得大聲。
林臨突然笑了一下。「也不怎麼樣,幫他打回來而已。」
然後……
籠子裡頭那個髒兮兮的野人睜大眼睛,看著倉庫裡頭六個孔武有力的大男人被一個體格也沒他們壯碩的男子,打得雞飛狗跳、哭爹喊娘。

晉懷在副駕駛座驚醒,正當他納悶自己怎麼會睡得這麼沈,左右又看不到林臨的時候,便下車往倉庫裡頭去。
哪知還沒進到倉庫,就聽見一聲高過一聲的哀嚎,接著便見到林臨好整以暇地走到倉庫門口,扔下手中的短棍,跟著慢條斯理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朝晉懷走了過來。
頭髮有些凌亂,額頭還帶著一層薄汗,這個今年已經二十五歲的男子帶著一抹不仔細看看不出來的笑意,對晉懷說:
「有人欺負你表弟,我著沒事就順手幫你欺負了回去。我已經交代過了,他們離開以後應該不會亂說話。人你該換新的了,找些比我還流氓的流氓來,真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啊?」晉懷愣了一下。
「我走了,剩下的你收拾。」林臨拍拍晉懷的肩,錯過他離開。

♥♥♥

林臨回到位於市中心的家後,泡了杯略帶酸味的藍山咖啡,坐在灑滿陽光的窗邊,慢慢品嚐優雅而誘人的咖啡味道。
冬天裡偶爾露出頭的太陽總是曬得人很舒服,他懶洋洋地靠在椅子上,從十九樓的大廈往下看,看著早起上班的人在馬路兩旁走來走去,看著汽車機車來來去去,臉上雖然沒有笑容,但是神情卻是極為放鬆的。
看了好一會兒樓下的景色之後,林臨終於把咖啡杯放下,走進書房裡攤開書桌上的圖紙,拿著筆和紙,開始一點一點專注畫起。
林臨是一個不算太有名、但也不是沒沒無名的室內設計師。他在美國進修時得過幾個獎,回台灣後便被招攬入一間大型的設計師事務所工作,偶爾接一些案子,生活過得還算過得去。
林臨沒有在溫家底下工作,溫家人多嘴雜,人人都有自己的勢力範圍,林臨不想混到那裡面去,他只希望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偶爾去酒吧釣釣幾個小零廝混廝混,輕鬆自在。

林臨手頭上的案子在忙了幾天後,終於交出去。而這幾天裡,晉懷那頭也沒再來消息。林臨手裡拿著行動電話,翻來覆去看了看,最後還是把電源切掉,爬回床上倒頭就睡。
有些人注定了不會是自己的,來找你也是因為你還有用處罷了。再多想,通通都是白想而已。
然而睡著睡著,正是舒服的時候,早上九點整,管理室的管理員按了他家的電鈴。
電鈴「啾啾啾」地響了半天,林臨好一會兒才從睡夢中醒過來,又發了一會兒愣想起那是電鈴響了,這才掙扎著從床上爬起來,披著被子去開門。
「林先生!」管理員笑著說:「早安,貨運行寄了件大型貨物來,看來就是挺重的,我讓他們直接搬上來,放哪裡你交代他們吧!」
林臨的事務所常常寄一些樣品過來讓林臨看,所以林臨也沒想太多,閃開身,叫人把東西放到一旁和室的木質地板上。
林臨還沒完全醒,送貨員拆貨時他還一邊點頭一邊打瞌睡。
「這個要先拼裝,我們會幫林先生裝好……放這裡行嗎?……挺大……」
「噢……」林臨應了聲。
幾個沈重的箱子被拆開來,一根一根的鐵條被拿出來,然後鎖上螺絲。
還有另一包一直在蠕動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林臨有些茫然地看著自己的和室,等著那些鐵條被安裝好,他才昏昏地想,鐵籠子?為什麼事務所送鐵籠子來?下一個客人有特殊喜好嗎?
長高將近兩百公分,十分佔地方的籠子組裝好了。幸好家裡夠大。
然後他又想,什麼時候這些人才會走,他實在睏得不得了。
然而等到送貨員關上大門離開以後,大門被哐地一聲帶上的聲響,讓他整個人清醒過來。
和室那個突兀的大籠子裡,有一個抓著鐵籠「哐哐哐」猛烈搖晃著的紅髮野人,林臨嘴巴微張和那個野人對峙。半分鐘之後,林臨覺得自己要崩潰了。
他立刻打了個電話。
「溫晉懷,你搞什麼?」電話一通,林臨揉著發疼的太陽穴,沈聲說著。
『……林臨。』晉懷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把人塞到我這裡來是什麼意思?」林臨問。如果對方不是晉懷,他早就發脾氣吼人了。
『我想了幾天,旭飛還是放在你身邊我最放心。』晉懷說。『幫幫我,幫我教他。』
「溫先生,你太看得起我了,我沒那麼大能耐!」林臨很想摔手機。
『林臨,旭飛不讓任何人靠近,不管是我還是任何人。這樣的情況,我又怎麼能期望他能慢慢像個正常人?但是你不同,至少你制得住他。如果你多點耐心,肯定……』
「我也被他咬過。」林臨冷冷地說。
晉懷說:『林臨,外公已經快八十歲,醫生說他的身體狀況並不好,八十歲的老人家,也沒有幾年了。外公等著個孫子回來等很久了,林臨,你要我怎麼跟外公說他的孫子變成了頭野獸,誰靠近便咬誰?』
晉懷左一聲林臨,右一聲林臨,讓林臨整個人煩躁了起來。「找別人,別找我!你塞我這裡也沒用,我不會教,也沒耐心。」
晉懷那端沈默了好一陣子,才說道:『……看在外公的份上……』
「……」這句話一整個戳在林臨的死穴上。林臨這個人性格雖然糟糕,也不認為受人家多少恩情便得還多少給人,但溫老爺子畢竟是看著他長大的,老人家最大的心願,讓林臨一下子沒辦法拒絕晉懷。
『你也許不記得了,』晉懷的聲音輕軟起來,聽起來也變得溫柔。『旭飛七歲那年回來見外公,我們所有的人之中,他最黏的就是你了。他小時候就很喜歡你的……』
晉懷軟軟地說上了半個小時,最後,林臨按掉通話鍵,確定自己以後一段時間內,得當奶媽幫人帶小孩了。
原本在林臨講電話時安靜地聽著的的紅髮野人在看見林臨回過頭來望向他時,又猛力地搖起鐵欄,嘴裡還發出:「吼、吼、吼!」的威嚇聲。
「吼吼吼,吼你媽啦──」林臨冷著張臉走過去,直接把手機敲在那個小鬼的鼻子上。什麼貴族公子的氣質在此時此刻全部消滅殆盡。
旭飛「嗷嗚──」一聲,跳開鐵欄,蹲在後頭摸著鼻子,眼睛裡都是淚水。
林臨那氣憤的一擊,差點沒把旭飛鼻子打斷。
Edit |  20:10 |  個人誌   このページの上へ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