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このページの上へ

2015'01.08 (Thu)

新版-年年春系列之小白大戰酷斯拉試閱

第一章


【More・・・】

我永遠記得是怎麼跟那傢伙認識的。
小六那年下學期,明明就快畢業了,教務處卻不知道為什麼送來個轉學生。
「大家好……我叫白順東……」
台上的轉學生抖得像鵪鶉,講話結結巴巴的。我只從社會課本裡抬頭望了那個轉學生一眼,又低頭到課本中。光陰很寶貴,我要把握時間讀書。
只是……
「班長!」咱們班和藹可親的老師呼喚了我一聲。
我就知道……
「是。」我將視線移往講台上,穿著詭異蕾絲花邊裙,打扮得像白雪公主的導師身上。
「是新同學喔!」老師朝我笑著。
我揚起了嘴唇,笑得很痛苦。「我不想當班長了。」我這麼回答。
「可是你功課最好啊!」老師也朝著我笑。「白順東同學從現在起,就交由你負責了。明白嗎,班長?」
「不想明白。」
「不想明白也得明白。」老師這麼說。
我再仔細看了講台上抖得不得了的那傢伙一眼,明白從此以後直到他在這學校內站可以站得好、走路不會跌倒為止,都得在他旁邊照顧他,就很想把手中的社會課本朝他扔去,發洩我的不滿。
但課本扔出去我就沒有書可以讀了,所以我再度把頭埋回課文中。
打消了主意。

@@@

白順東被安排坐在我旁邊,在他的課本還沒有送來之前,我被白雪公主命令得將一半的課本送給那傢伙看。
結果,一下課我就跟總務拿班費跑到合作社去影印課本,第二堂數學課時,我將拷貝好的備份丟給那隻小白。
白雪公主怎麼可以明明知道我有潔癖不喜歡別人靠我太近,還叫白順東和我一起看書。真是討厭。
數學課上到一半,白順東那雙大眼睛開始眨啊眨的,嘴巴張得開開,我看他那副模樣,用膝蓋想就知道他聽老師講課聽得一頭霧水。
他看見我在看他,有些尷尬地笑了起來。
「嘿嘿……我們以前學校的課本跟這裡的不一樣……」他講話慢慢的,修剪得一絲不茍的頭髮讓他看起來有些矬矬呆呆。他放在影印紙上的手指白白嫩嫩,指甲也修剪得很乾淨,一副教養很好的樣子。
我看了他一會兒,拿著原子筆搔了搔昨天剛剪的狗啃頭,也沒對他搭話。
我發覺他有些失望,因為我沒有回他什麼話。
我想他大概以為班長都是模範生乖寶寶,長得很親切,心地很善良的吧!
可是我啊,自從前一陣子在同學家看過HBO的電影之後,就突然發覺自己是被困在童話王國裡的酷斯拉,這個地方不適合我,小學畢業後,我要向我阿爸爭取,到大城市去讀書,和那些城市囡仔廝殺。
誰叫我那麼聰明考試全部一百分,我將來是去讀哈佛的料。

@@@

放學回家時,小白跟在我屁股後頭。
「幹什麼?」我吼他。
「班、班長……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白順東被我嚇了一跳。
「老師說過了。」
「咦?說、說過……我怎麼不知道?」白順東皺著眉頭。
「老師說,我姓班,名長。我叫做班長。」我走在田埂之間,放學後的四周,是一片一望無際的甘蔗田,同學們多走向學校的另一頭,因為另一頭是小鎮,大家都住在那裡;而這一頭是田地,我家是種田的。
「咦?」
「咦什麼咦?你跟著我幹嘛?」我看他背著四方型書包的模樣,就覺得不太爽。哪有人揹那種皮卡丘書包可以揹得那麼可愛的,又不是日本小學生,看起來呆呆、笑起來也呆呆。
「老師……老師說……叫我要跟班長學習……所以我想……我想我們可以當好朋友……我在這裡半個朋友都沒有……那個……」白順東講著講著,大眼睛裡淚水就掉了下來。「我剛剛到這裡……半個朋友都沒有……」
我被他嚇了一跳。
為什麼他的眼淚那麼容易就會掉?
這一點,直到我長到很大很大了,都還不能夠明白。

@@@

說真的,我好忙,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尤其在這個地方,小孩是父母的奴隸兼免費工人。
我讀書的時間不多,所以當那隻小白一路跟著我回家,一邊哭一邊問能不能跟我交朋友時,我真的很想撿起路邊的石頭,大喊惡靈退散,扔死他。
走了大概一個小時的路,我回到家裡頭。弟弟們都已經回來了,老二阿滿在煮飯,老三阿富去餵豬,老四阿貴正在照顧腦子有點爬帶的老媽。
「回來啦!」廳裡頭一堆人吵吵鬧鬧的,看見我帶了人回家,一團人就圍了上來。
「豐哥,你朋友嗎?」所有人都放下手邊的事情,眼睛睜得大大的。
「我同學。」我把書包拿進房裡放,接著拿出國語課本,趁著還沒開飯先用功讀書。時間是很寶貴的,為了我的哈佛,我很努力。
當我從房裡出來時,小白被當作奇珍異獸,三個弟弟外加一個媽媽不斷地對他傻笑問好,接著老爸也從田裡回來了。
老爸看見我又在讀書,劈頭就問:「田裡的工作還沒做完,你這個死囡仔又偷懶了。也不學學你幾個弟弟,分擔家裡的事情。」
老爸扛著鋤頭朝我走來,我趕緊把課本塞進褲襠裡頭,衝了出去,牽起我家的老牛『好野人』,溜牛顧田去。
「死囡仔,溜那麼快!」老爸在我身後吼著。
「不快點,你的鋤頭就要劈下來打死我了。」阿爸很狠的,他常說兒子再生就有死幾個都不怕,所以我很怕他把我幹掉再生出一個新的來。因為他老是說我皮我壞,隨便生幾個都會比我乖。
白順東跟著我跑了出來,那傢伙楞頭楞腦地,臉上全都是鼻涕眼淚,還有髒髒的灰塵一坨一坨,看起來有夠醜。
「班長你叫豐哥啊!」小白笑著問。
「豐你媽個雞雞頭──」我坐在田埂上,把課本從褲襠裡掏出來,開始背我的課文。
我的名字叫班常豐,聽起來挺有氣質的,但跟家裡那三個兄弟的名字排一排,就會發現這個名字只是聽起來很有氣質,事實上一點氣質都沒有。我們家四個小孩,姓和名的第一個字不動,排下來的順序是豐、滿、富、貴。
真是好俗好俗,每次校長在朝會頒獎的時候我都很討厭聽見自己的名字。
「班長,你很喜歡讀書嗎?」小白又問。
我鳥也不鳥他,覺得他很煩。
「班長,我以後跟你一起回家可不可以?」小白傻笑著,他的眼睛看起來就像路邊的小狗,他現在像是很餓很餓那樣,睜著大眼睛跟我要東西吃。
「白癡,你家跟我家又不同方向。」我說。
「那……」小白懊惱了起來。
「哼。」我背完一頁課文,又翻到下一課。
我的時間很少的,早上四點半點起床要去餵雞,接著把老二叫醒煮東西給家裡的人吃,然後搖醒全家人分配今天的工作,跟著叮嚀老媽千萬不要喝老爸拿回家的符仔水,再來送早餐去給田裡的老爸吃,之後用跑的跑去上學。
放學回家後,我還要帶『好野人』出來散心,順便看看老爸的田,才不會讓他的稻子給外面飛來的保育類小鳥吃掉。
其實我很想買彈弓把那些鳥全部打光光,省得每天都待在這裡沒有時間讀書。但是家裡養了一堆鳥很愛鳥的村長伯說,我家田裡的鳥是保育類,如果我敢殺掉的話,他要把我的小鳥剪下來去炸甜不辣送給全村子的人吃,他的話嚇到我了,所以我只能來當趕鳥人不敢射小鳥。
等到天黑了,我才能回家吃晚餐。再讀一點書,最後昏昏死死睡過去。
可憐的我,可憐的小學生。
「那……你先陪我回家?我家到學校只有十分鐘的路,我回家了你再回家,這樣可不可以?」小白露出期待的眼神。
「當然不可以。」我被吵得受不了,把書扔在他身上。
小白被嚇了一跳,站在田埂上的他滑了一跤,摔倒在地上。
我站了起來,腳丫子很用力地踏在他的臉上,那些沾著泥巴的印子,弄髒了他的臉。
「我鄭重地警告你,如果明天我到學校還看到你,你──就──完──蛋──」用力踩了踩,發洩完畢後,我拿起課本拍一拍,牽著『好野人』就走去別的地方。
「嗚嗚嗚……」小白在我身後哭著。「班長,你討厭我嗎……你不要討厭我好不好……」
「去死──」我回頭,拼了命地吼他。

@@@

隔天,小白果然沒來上學,我獨佔一張雙人份的桌子,快樂地仰天長嘯。
終於脫離那傢伙了,我可以快快樂樂地讀書上課了。
不過,才平安了一上午,吃過午餐睡過午覺後,小白居然又回來了。
我狠狠地瞪了那傢伙一眼。
小白這回不是一個人上學,他旁邊站了個美女。那個美女長得很都市,頭髮燙得捲捲的,還穿著一套白色的套裝。
我們家裡的人不穿白色的衣服,所以我覺得白色是天使的顏色,只有那種輕飄飄活在天上吃東西不會弄髒衣服的人才會穿。我也很想穿白色的衣服,但阿爸老是說白色髒掉要洗很麻煩,灰色就不一樣了,就算丟到地上踩一踩,拿起來拍一拍還是灰色的。最多也是淺灰變深灰而已。
這節課是白雪公主的課,她看見小白媽帶著小白來上課,趕緊走到門口去接他們。
「很不好意思,這孩子今天有點不舒服,我剛帶他去看完醫生。」小白媽這樣說著。
「白順東你先回座位上坐好吧。」白雪公主帶著微笑叫小白進教室,然後跟小白媽聊了幾句。
小白頭低低的,慢慢地走到我身邊,動作遲緩地摘下頭上那頂黃色矬得不得了的小學生帽,跟著把書包掛在椅子上。
「班長,午安。」小白對我問好過後,接著稍息坐好,一副乖寶寶的模樣,動也不敢動。
我要瘋掉了──
為什麼這傢伙要像蒼蠅一樣一直黏著我?

@@@

小白媽回去後,白雪公主接著繼續上課。
小白拿出我影印給他的課本,低頭看著那些課文。
我才不想理會他,我努力聽老師教的東西。
下課鐘敲響時,我鬆了一口氣,拿著下堂課的書就打算跑出去,我一定要離開這隻小白,不然我四周的空氣都會被小白病毒感染,然後我會變笨變遲鈍,腦袋裡的東西變成液體從耳朵裡流出來,永遠沒辦法去讀哈佛。
「班長,你要去哪裡,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嗎?」小白的視線突然移轉到我身上,原本動作緩慢的他立刻站了起來,打算跟在我屁股後面跑。
他也只有追著我的時候,才會這麼迅速。
「我要去撒尿!」我以為這麼說,小白就會退步了。
沒想到……
「我跟你一起去。」他露出笑容,往我這裡靠過來。
「我去尿你也去尿,那我去死你是不是也去死啊──」氣死人了,我大吼著。
小白被我嚇了一跳,他有些瑟縮地縮了縮脖子。
然後因為他那個動作,我發現了小白的頸子上面有一點一點的瘀血。紅紅的,像被蟲子咬過一樣。
「班長,你為什麼討厭我……」小白的聲音哽咽著,朝我走進了一步。
「不要走過來!」我真的不喜歡和人黏在一起,我有我自己想要做的事啊,我沒有空跟他講話啦!
我胡亂說:「你身上有跳蚤對不對?看你被咬的一個洞一個洞的,誰會想跟你交朋友?」
小白愣了愣,突然,沒預警地,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小白哭得悽慘,好像我對他做出了多不好的事情一樣。
他的聲音吸引了我們左右同學的注意,我緊張地左顧右盼,發現白雪公主下課後已經離開了校室,這才鬆了一口氣。
「哭吧,哭死你!」我才不想理他,拿著課本轉身就走。
「老師──老師──班長欺負白順東──」
沒想到,有個不怕死的女同學看小白哭得傷心,居然追白雪公主而去,把白雪公主拉了回來。
「我死了。」我翻白眼。
「班長……」白雪公主來到我面前,笑容可掬地摸摸我的頭。「老師平常是怎麼教你們的啊?有沒有告訴你們要尊敬師長、友愛同學?」
「有啊、有啊、有啊!」我點頭裝乖,可是已經來不及。
「去後面拿兩個水桶,裝滿水後提著它們到走廊罰站。」白雪公主又摸了摸我的頭。「你知道我掌握你的操行成績的呦,分數再扣下去,第一名的校長獎,大概會送給別班的了。」
臨走前,我趁著白雪公主不注意,踹了小白一腳。
「都是你害的──」我抓狂了。
小白還是哭著。
然後我去拿空水桶的時候他還是跟著我,我就又用水桶打他。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小白今天的哭聲,響徹雲霄。

@@@

連續幾天的折磨讓我快受不了,為了躲避小白,每次一放學我扯了書包就往走廊跑,接著朝廁所衝去,一直等到所有人都走光,才像後面有鬼在追一樣衝回家。
厚,我都不知道家裡面那三個弟弟阿滿、阿富、阿貴居然生得那麼可愛,當我擺脫小白安全上壘踏上家裡院子,看見三個弟弟很乖地做家事時,眼淚真是感動得噗通噗通掉下來了。
「豐哥回來啦!」三個弟弟朝著我笑。「我們事情做得差不多,可以開飯了。」
我覺得我好像戰勝了惡魔黨的正義超人,擺脫小白後,心裡面有沒辦法形容的快樂一直衝上來。
唉,還是不會黏人的傢伙好。
連續幾天這樣躲避小白,小白『終於』也發覺我是故意不鳥他。我不知他是哪根筋不對就愛跟在我屁股後面,我真的被他黏得快發狂了,成績單可以作證,我的社會小考這次只有考九十八分。
「班長……」上今天最後一堂課的時候,小白突然越過我用白粉筆畫的那條界限,激動地握住我放在桌上的手。
「喔哦──」我被他突如其來的一嚇,原子筆在數學課本上撇出了長長一條藍色墨水痕跡。
我整個人氣得發抖,很想拿起抽屜裡的國語字典,往小白頭上砸去,砸死他。
「放開啦!」我開始晃動我的手要把他甩開。
「你幫幫我好不好,老師說你會幫我的。」小白一激動,眼淚就又掉了下來。
小白哽咽著,吸鼻涕的聲音又大,很快地就引起了周圍的同學注意。
數學課的老師是訓導主任,她是全校公認心肝最惡毒,會把學生叫去操場跑十幾二十圈,操死別人小孩的那種人。
「你到底想幹什麼?」我三白眼全開,惡狠狠地瞪著小白。
我不想被數學課的巫婆盯上,她的課我通常都裝得很乖很乖,因為她比白雪公主恐怖一萬倍以上,我絕對不要自己操場跑一跑死翹翹,然後被隔天的報紙用『小六生罰跑很多圈倒地沒有氣』的句子這樣寫。
「今天……今天我媽媽會回來……你陪我回家好不好……」小白還是哭著。
「你有病啊……」我往後昏倒在別人的桌子上。
小白的手一直抓著我不放,我一直抽回一直抽回,他還是不肯放。
「我媽媽今天會回來,她會到校門口接我,我們一起回去好不好。」
「你媽回來又不關我的事,我要回家!」我氣得拿自己的頭去撞他的頭,嗡嗡嗡地接著耳鳴起來,但他還是緊抓著我。
「好痛。」他哭著說。
斜對面那個女生一直看著我,我從她的眼裡可以看得出來,她認為欺負小白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情。我猜她很想舉手告訴巫婆,我幹了什麼事讓小白一直哭,到最後沒有辦法,我只好十分勉強點下了頭。
「好吧,就一次。」我想如果沒有跟他回去,他一定會繼續煩我,然後不用多久的時間我就會像老媽一樣爬帶爬帶了。
不過我也在想,放學時那麼多人,說不定我可以把他踢進水溝裡然後趕快逃走。
誰知小白家有養什麼,也許有鱷魚、蟒蛇、恐龍、亞馬遜食人魚,所以他才那麼討厭回家,硬要我陪他回去。

@@@

放學的時候,小白媽還是穿得很時髦,她踩著很高很高,摔下來可能會很糟的高跟鞋,還有很短很短簡直要看到三角褲的裙子來接小白。
小白媽用她那張畫著大紅色口紅的嘴巴,對我說著:「你一定是班長了吧,小東在家裡頭時常提起你。」
「我叫班常豐。」我猜,小白一定都是在說我壞話。
這天,小白媽一手牽著小白,一手牽著我,往他們家回去。我這麼大一個人了,實在很不喜歡玩牽手遊戲,給認識的人看見會很不好意思,可是小白媽的手好軟好細,摸起來很舒服,所以我牽著牽著,也就忘記把手縮回來了。
走往鎮上,大約十分鐘的路程左右,我進了小白家。小白家很有錢,當我看見他們家的『大』房子時,整個人都呆住了。
天啊,這間房子起碼有我阿爸種的那畝田大,而且裡面很漂亮很乾淨,所有的家具不是米色就是白色,跟我家的灰色土色簡直就是兩個世界。
我坐在客廳裡,小白媽立刻開了冷氣,還拿來一罐可口可樂給我。
「要不要零食,這裡有乖乖、孔雀餅乾、魷魚絲……」
她溫柔地朝著我笑,手裡拿著我這輩子也沒看過那麼多的餅乾甜點。
啊啊啊,這簡直就像仙境,暈了、暈了、我幸福地快暈倒了。
只是小白似乎不太喜歡他媽,當我被他媽成功搭訕愉快地聊起天時,他就乖乖地坐在旁邊看著他的卡通,一點也不想跟我們一起講話。
我坐在軟軟的沙發上,享受整個人陷入沙發裡的奇妙快感,忽然我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擱在了我的大腿上,注意一看,我的媽,小白媽那雙手竟然在我的大腿上摸來摸去。
「哇!」我嚇了一跳,腦袋裡開始浮現一幕幕小白為什麼害怕回家的景象。
「怎麼了?」小白媽和藹可親面帶微笑地問著,可她的手還是不停地摸我。
我眼睛瞪得好大,指了指她的手。
「小豐你的皮膚真滑啊,阿姨好想咬一口。」小白媽這樣笑著說。
我全身都冷起來了,連忙說:「天快黑了,我要回家了,不然我阿爸會罵。」
當我站起身來時,小白媽又把我拉回了沙發上。
「既然都來了,就留下來吃個飯吧。你喜歡吃什麼,我都可以買給你吃。我啊,平常在市中心上班,一個禮拜才幾天回來這裡看看小東,今天難得他邀了你回家,我們就別讓小東傷心了好不好?」
我的背一陣冷,覺得這個女人比學校的巫婆還恐怖。
我又看了眼小白,小白連忙把視線從我身上移開。我想我應該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小白媽是隻很色很色的大野狼,小白為了引開他媽對他的注意,所以才把我拐回家讓他媽吃。
天啊──
我要趕快離開才行──
不一會兒,小白媽問了我家的電話,打了過去。
「喂,班先生嗎?不曉得您有沒有印象,我是鎮上新搬來的……」
小白媽對我爸自我介紹了好久,又說謝謝我照顧他家兒子,現在留我在她家吃飯,改天會帶著鮑魚燕窩魚翅去拜訪一大堆。聽得我冷汗一直流。
我也聽過有關於小白媽的一些事情,小白的爸常出國,不在台灣,小白現在這個媽不是他親生的這樣。
鎮上的人很喜歡講小白媽的閒話,說她放一個小孩獨自在家,然後自己出外上班這樣很危險。但平時他們母子上街時,鎮上的人卻又看見小白媽很愛護小白的模樣,所以想說她是壞心的後母,又好像不像。
「啊……真的嗎……小豐可以留在這裡過夜嗎?那真是太好了,我們家小東一定會很開心。」
當我在神遊的時候,突如其來的電話對話敲醒了我,我看見小白露出欣喜的神情,然後小白媽也是高興得咯咯亂叫。
「白癡阿爸……」我緊緊握住拳頭。
要不是有大人在場做壞事會被逮到,我想我一定會揮一拳過去,打斷那隻小白的牙齒。
我感覺自己現在很危險,我真的不應該跟小白回來的。

@@@

正當我想著該如何從這恐怖的地方脫逃,小白媽卻一步步地朝著我逼來。
「小豐,看過電視,也吃過零食,我們用晚餐了好不好?」小白媽笑著。
她的笑讓她看起來像個又美又善良的好人,但我卻起了一陣又一陣的雞皮疙瘩,背後冷汗一直流。
小白媽跟著出門了一陣,我趁著她不在就想逃,但他們家大門門鎖一道多過一道,而且複雜到我連怎麼開都弄不清楚。
小白媽一下子就回來了,回來時她端著了印有肯德基爺爺笑容的大桶子,放在客廳的小桌子上。
我一看,眼睛整個直了,嘴巴張得開開,口水流了滿地都是。
「炸……炸……炸……炸……炸雞耶……」我講話都不清楚了。
「小東很喜歡吃這個,小豐你也是對吧?」小白媽掩嘴笑著。
我這回看她笑就沒啥感覺了,炸雞比較重要。
我左手一塊雞胸,右手一隻雞腿,這裡咬那裡啃,拼了命地啃我的雞。
小白挨在我身邊,慢條斯理地吃著,我看了他一眼,他今天實在太安靜了,難道他在家裡都是這樣的嗎?
不過……炸雞耶!為啥他在吃炸雞的時候一張臉好像死了老媽一樣?半點笑容都沒有?
「小東,好吃嗎?」小白媽問著她兒子。
白順東抱著可樂杯子咬著吸管,支支吾吾地應了兩聲,然後別過頭去不敢看他媽。
「小豐覺得呢?」小白媽轉過來問我。
我的嘴忙得沒時間也沒空間講話,我不斷地點頭,臉上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
有炸雞可以吃,我啥都忘記了。在我家啊,因為老媽爬帶,每天的飯菜都是二弟阿滿煮的,阿滿煮的雖然還好,但就是比不上肯德基爺爺,我也不是嫌棄阿滿,但肯德基爺爺真的比較好吃。
肯雞雞爺爺我愛你,你做的炸雞為什麼這麼好吃啊!
我一邊想,眼淚就一邊快樂得要掉下來。
「吃飽了嗎?吃飽了該洗澡睡覺了呦!」小白媽這般說著,笑臉盈盈。
小白突然從沙發上跳了起來,一臉惶恐地看著我。
我吃空炸雞桶後,將雞塊殘骸丟進桶子內,喝著可樂,滿足地嘆息。
還打了個飽嗝。
「洗澡了呦!」小白媽手伸了過去想抓住小白。
小白突然站了起來往我這裡狂奔,誰知道卻絆住了自己的腳,他一緊張就掐,一掐就掐爆紙做的可樂杯,可樂杯裡的汽水噴了出來,然後我第一次體會到被可樂洗澡的滋味。
「白順東!」我吼了。「我殺了你!」
小白哭了。
只有小白媽笑著。
Edit |  19:42 |  商業誌   このページの上へ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