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このページの上へ

2015'01.08 (Thu)

浪蕩江湖之將軍宴(八)試閱

第一章

【More・・・】

景山,稍早,神仙谷。

天色已晚,伺候師父用完膳入睡後,阿二回房拿起一本古老紙頁泛黃的書籍緩緩翻開讀閱。
書上寫著的字體與現下不同,描繪彎曲如圖像,那是遙遠的以前,天機門人所記載的占卜卦象,書名為《千衍摘星術》。
阿二默默讀了一會兒,拿出了珍藏的深海墨龜龜殼,和幾枚年代久遠的古銅錢。
手指掐訣,在做這個動作時,他的指尖微微發著光,額頭冷汗冒出。
這是藉星辰之力所使出的占卜法,乃天機門絕學。
阿二在機關術數上的鑽研,是自他還牙牙學語的時候,他師父百里懸壺手把手教起的,但待入了門,一切只得靠自己專研,他也是在之後自我摸索苦練了二十多年後,才有能耐施展這「千衍摘星術」。
淡淡的星光匯集在指尖,不用阿二動手,古銅錢立即滾入墨龜殼之中,墨龜殼不動,古銅錢卻在下一刻猛力地響了起來。
頓時阿二冷汗溼了衣衫,渾身的血液像被抽走似地,臉色蒼白得駭人。
直至手訣一變,「千衍摘星術」聚集起來的星光直射向墨龜殼,龜殼大力震顫,其中的六枚銅錢飛散出來在屋內急速環繞,阿二咬破舌尖噴出一口精血於指尖,淡淡喊了一聲:「降!」
銅錢由空中墜落桌面,一枚一枚嵌入了木頭桌子中,這才顯示了奇特的卦象。
阿二看到卦象後猛地站了起來。他一雙眼睛死死盯著桌上看,雖然近來無比心慌,內心有所料想,卻沒想到算出的這局,竟是書上所寫,萬物最終都難以逃脫的一卦──生死卦。
突然,一道幽甜香由外面傳進了阿二房裡。
阿二抄手收起了桌上的東西,連忙推開房門往外奔了出去。
只見,暈黃的月色下,潔白的雪花落滿了神仙谷,放眼望去,視野所及的谷外竹林全開滿了花。
淡黃色的、淡紅色的,開得滿坑滿谷。
如此浩大美景,卻帶著一種剎那綻放後將至頹靡的美。
林子裡的藥彘叫聲尖銳而恐慌。
神仙谷的竹林從來沒有開花過。
竹子花開後將會盡數死亡,沒一株逃得過。
百里懸壺也從自己的房間內奔了出來。
他喘著氣,臉色甚至比阿二的還要白。
他看著神仙谷的景象,看著因大雪而蒙蔽光輝的月亮與失去光芒的星子,哆嗦著轉頭望向他的寶貝二徒弟:
「阿二……阿二……是天道預警……神仙竹都死光了……大禍將至……」
阿二走過去握住師父的手,這時的他,連一句安慰的話也說不出來。
「不行!」百里懸壺回頭就要進房收拾行李。「我們得出谷一趟!我瞧煞氣盤據京城上方,三兒就在那處,你和我去找三兒!」
「師父……」阿二聲音沙啞。
「三兒肯定出了什麼事,我有預感,我方才夢見他了!」百里懸壺急著要走,卻在動作的那一刻,被阿二緊緊抓住。
「師父!」阿二說道:「你不能出谷,當年遷谷後你我一同占卦,你今生今世不得再離神仙谷你忘了嗎?」
「啊……」百里懸壺茫然地看著阿二。
「你每回出谷都會出大事,不能出去摻和。」阿二說。
「可是三兒……他們全都在外面……不行、不行不行!」百里懸壺回過神,猛搖頭。
「我去。」阿二凝視著他的師父,堅定地道:「把你的鎮魂珠給我,我去找他們。」
百里懸壺看著二徒弟,看著看著,突然哆嗦了一下。「果真是三兒出事了!」只有小三出事,才會需要用到自己幫忙養著的另一顆鎮魂珠。
「……小三的鎮魂珠應該是碎了。」天機門至寶鎮魂珠,與阿二的血脈相繫,若不是方才心緒忽然間震盪過大,他也不會施展「千衍摘星術」。
小三、小五、小六、小七、小八以及消失了許久的大師兄……如果卦相沒錯……這些人如今全聚於京城。
還有,京城上方令人擔憂的巨大煞氣匯集而成的黑色漩渦……
百里懸壺沒和自己的徒弟爭辯什麼,他們都曉得有些事要發生,就只能讓他發生。天道軌跡,亙久不變,人生而渺小,非有大能耐則無法撼動天地。
百里懸壺哆哆嗦嗦地抖著手,將自己頸項上長年掛著的另外一顆鎮魂珠拿下,臉色慘白萬分。那顆珠子原本有著天藍色的漂亮色彩,如今卻是全然死灰。
阿二接過鎮魂珠,轉身便往谷外方向走去,連回房收拾行李也沒有。
百里懸壺擔憂地看著二弟子的背影,心裡的慌亂和焦急隨著阿二一步一步往谷外走去而一點一點地加深。
每個人來到世間,都有著屬於自己的命數。
天機門本該滅,但阿二的父母卻用密法將最後的這滴血脈保存了下來。
不該出生的孩子出生了。
也因此擾亂了天道運行的軌跡。
不該生的人生,於是不該死的人死,不該活的人受盡苦楚活了下來,無數人的性命也因其戾氣而受牽連。甚至萬不應該的雙龍天子出現,將這個原本就應結束的世界變得紛亂萬分。
阿二早慧,小小年紀即將這些事扛在肩上。
阿二的背影始終沉重,百里懸壺打小看到大。看了多久,便心疼多久。
百里懸壺忽然開口,大聲喊了一句:「阿二!」
他的聲音喚得走遠了的人駐足回眸。
身著灰衣的男子在遠處看著百里懸壺,面容始終是那般沉靜。
「帶阿揍去!」百里懸壺喊道:「帶阿揍去幫手。要記得有因才有果,有始於是有終。找三兒,無論他去了哪,為他開一條路,帶他回家,一定要、把他帶回家。」
神仙谷。這些孩子們的家。
遠方的阿二點了點頭,轉身走遠,直至身影慢慢消失不見。
百里懸壺紅了眼。
他的每一個徒弟都很堅強,即使歷經劫難,也始終保有最初那顆乾淨而勇敢的心。
這樣的孩子,不會有事……
不會……有事……

京城,蘇家大宅。

小三沒有等到小五的到來,他漸漸聽不到周圍的嘈雜聲,而後在這些聲響中慢慢失去知覺。
「師兄──」當雙手壓在小三胸口的小六發現小三心脈隨著鎮魂珠的碎裂而緩緩停止後,他瞪大著眼、張大著嘴,不斷嘗試著想將鎮魂珠碎片壓進小三胸膛之中。
但當最後再也感覺不到一絲生氣,連小三龜息功細微的運轉都感受不到時,他的淚水流出發紅的眼眶,落淚大喊道:
「師兄──師兄──師兄你別嚇我──你睜開眼,睜開眼啊──」
就在這一剎那,雙子心魂震顫,如同被扼住了脖子,幾乎無法呼吸。
小五足尖點地,落到了小三和小六身邊。
他低下頭,凝視著緊緊抱住小三痛哭的小六、凝視著那個已經離開,再也不會睜開眼睛的……他從上一世苦苦追尋到此生,就差那麼一點,便能天長地久,死後得允,相葬一穴的心所愛之人。
好不容易才恢復了記憶、好不容易才被接受、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心和人,如今卻全然失去了。
百里三……有今生、沒來世……
從此以後他們再也無法找到他了……
三界五行外的人……魂飛魄散了啊……
這個用盡渾身氣力、所有想法,努力嘗試愛著他們的人,就這麼消散於天地之間了啊……
小六悲愴地哭著,像失去了所有的孩子,抱著小三的屍身不斷搖晃著。
小五昂首,奮力狂嘯,長嘯聲中是令人聞之痛徹心扉的悲傷。猶如失去一生伴侶的野獸,哭不出聲的痛楚,只能用盡全身力氣對空咆哮。

失去領頭者的天干地支陣法大亂,七十二地煞雖然還有驚雷鼓稍做抑制,但功力較強者已經發起狂來,他們抓住天干地支便拆其四肢、啃骨食血,天干地支無法抵禦。
頓時四處哀號遍起,但雙子無法理會那些。
他們這輩子是為了百里三而來,沒了百里三,世間一切便沒了意義。
他人生死與他們無關,即便世間覆滅,亦與他們無干。
沒了百里三,他們體內嗜血的野獸便毫無壓制之力。現下他們唯一的念頭就是所有人、連同天地,都該為他們所愛的人陪葬。
尤其是,蘇、謹、華!
小五的目光緩緩移到蘇謹華身上,他的眼神冰冷,面容上再不見曾有的溫和、嘴角從來若有似無的微笑也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那雙黑暗冰冷的眼眸,和,不再控制而由骨子裡慢慢蔓延溢出的陰冷殺機。
「你殺了他兩次。」小五開口,那聲音低磁深沉,輕輕淡淡,卻令人不寒而慄。「你從我們身邊,帶走了他兩次。」
在小五身影一晃,突然來至蘇謹華身前時,蘇謹華甚至來不及反應躲開。
幸而一直在暗處護著蘇謹華的武臨迅速衝了出來,他與小五二人拆了兩招,但在第三招便被小五抓碎了左肩骨頭。
武臨慘叫了一聲,臉色發白冷汗直流地倒在地上。
蘇謹華連忙後退,念頭一動,受他控制的七十二地煞立即捨棄正在對仗的天干地支,朝他奔來。
小五一腳將武臨踢出老遠,武臨整個人飛了出去,撞進庭院假山群中,巨大的碰撞聲裡挾帶著骨頭細碎的碎裂聲響,而後,武臨便再也沒有站起來過。
不止今日,而是往後的一輩子都無法站立。
小五碎了這個人的脊梁骨。
「叛徒。」小五淡淡地說。
小五在小三將天干地支交給他後做了許多事,其中也包括打探當年是誰害得蘇三橫戰死沙場。
蘇謹華在蘇三橫身邊安插的細作中,就有當年化名為臨仙的武臨。
小五又將視線轉回蘇謹華身上。像武臨這種小角色日後再處理便行,他現下只想殺了蘇謹華。不、不能立刻殺,要先挖其雙眼、斷其四肢、再慢慢地讓他流血至死。
七十二地煞迅速來到蘇謹華身邊,將他團團圍住,與小五隔開。
小五丟下了手中的鞭子,嘴角微微一勾,說道:「驚雷鼓一起,你還以為七十二地煞仍有以前的能耐嗎?他們保護不了你的蘇謹華。你殺了我師兄,今日就算大羅金仙到場,也護不住你性命。」
天干地支在小五說話間也立即趕到了。
小五看著自己的左手,緩緩握了一下拳。而後當他力發丹田、勁灌雙拳,起步朝七十二地煞外圍攻去,天干地支亦發狂似地蜂擁而上,即便拚死也要和這些蠱人同歸於盡。
小五是為小三報仇,他們也是為小三報仇。
從來沒人知道天干地支為何對化名蘇三的這個人死心塌地,只要蘇三一句話,赴湯蹈火死亦可以。
他們的命都是蘇三給的,有的是江洋大盜、有的是冤獄死囚、有的一族被流放荒野,有的頑疾纏身幾乎活不下去。
然後,他們與蘇三相遇了。
然後,他們為蘇三這個人所折服。
生命在那一瞬間燃起了能繼續下去的契機,因為蘇三,他們,還有他們的家人,得到了救贖。
天干地支的命都是蘇三的,甚至連他們親人的命也是。
他們奉他為天、尊他為地,他是他們真正的主子,沒有強迫、全無不滿,天干地支心甘情願用自己再得到一次的性命為蘇三的心中所往而燃燒,他們跟隨蘇三,不怕身隕,只願跟隨此人,將這世重生所得回饋於天地人間。

天干地支的人數漸漸在減少,被身旁人的鮮血濺了滿身,但小五眼也不眨,直往內部的蘇謹華而去。
哀號聲、武鬥聲、骨碎聲和失去生命那擊所發出的震撼聲都無法影響到小五。
這場戰役注定要犧牲許多人。
既然那些人在沒了小三和他的命令底下仍然繼續頑抗死都不怕,那麼也許之後他會考慮,在他與小六和小三的墳墓不遠處,為他們留下一些地方,陪葬。
小五的注意力只有分散一縷給天干地支,之後他隨即發現蘇謹華那處的不對。
圍在最內處保護蘇謹華的七十二地煞開始面色發白,一個接著一個以極快的速度抽搐,眼珠由內而外爆裂後七孔流血倒地死去。
蘇謹華閉著雙眼,他的百匯穴上多了幾根金針,他身形漲起、雙袍鼓起,並且在死的人越來越多時,周圍漸漸形成一股可怖的氣旋。
七十二地煞中開始有人在騷動。即使被控制住了,但當感覺性命受到威脅時,人草們也是本能地會抗拒、會害怕。
「蘇謹華這是……在強行吸取人草的內力?」小五知道自己的猜測是對的。
弒天蠱的本身是蘇謹華,他能找到失傳已久的養人草方法,鑽研出吸納人草內力的能耐必也有之。
小五不會忘記眼前的人曾經年少揚名,是京城中才驚豔絕的人物。
但,那又何所畏懼。
今日即便身死,他也要為師兄報仇!

當蘇謹華吸取了十餘隻人草的內力後,他經脈內的真氣已經漲滿到快要撕裂脈絡與丹田。但同時他也感覺自己變成前所未有的強大,高深的內力不停擠壓、不停擠壓,在痛苦中氣凝縮成水,塞滿奇筋八脈,每個以往練功時瘀塞無法打開的穴道都被這股洪流無視地衝開,令他成為了真正超越在場所有人的武林高手。
蘇謹華緩緩睜開眼,他的眼眸已經化為深深的血紅色。他用那雙可怖的眼看著自己青筋爆現的雙手手臂,忍不住淡淡地笑了出來。
蘇謹華的猖狂再無法隱藏於向來溫文儒雅的表象底下。他道:
「誰說我不能當蘇家的將軍,只能當一輩子的廚子?蘇凌你見著沒有?如今我內力深厚武功大進,連你都比不過我。接下來只要將這些人草通通吸乾,到時天上地下唯我獨尊,還有哪一個人能比我更強!」
小五雖然距離蘇謹華還有一段距離,但耳朵敏銳,聽到後勾起了冷冷的笑容。
小五道:「人,該為天下之利而利,不該為一己之傾而利。蘇家將軍蘇三橫曾說過:『蘇家祖訓:『願天下無一飢之人。』心懷天下、推己及人這才是蘇家的將軍。蘇凌說的沒錯,你不夠格當蘇家的將軍。不,你不但沒資格當蘇家將軍,甚至姓蘇,都辱沒了蘇家的姓氏。」
蘇謹華血紅的眼轉向小五,他的憤怒淺而易見:「無知小兒,你懂什麼,我亦廚亦將,無人能敵,是蘇家有史以來最強之人!」
小五只是說:「你比不過蘇凌、更比不上蘇三橫。你連蘇亂都比不上,在我眼裡你連禽獸都不如。」
蘇謹華眉頭一緊,四周攻擊小五的七十二地煞不再理會天干地支,全數朝小五攻去。
小五面色連動也沒動,僅僅開口了一句嘲笑般的話:「即使有了深厚的內力依舊不敢與我面對面。欺善怕惡,只敢在房裡打老婆。蘇謹華,難怪我師兄從來看不起你!」
對著七十二地煞的猛攻,小五與天干地支並無退卻。有人重傷、有人死,但驚雷鼓還在繼續,被克制住的人草依舊無法展現十成十的功力,能耐和天干地支幾乎只是不相上下。
小五身旁這時落下了一個人,那是帶著一臉冷漠倦然的小六。
小六方才是把小三的屍首送到安全之地放著的,雙子連心,即使小六沒說,小五也知道小六在做什麼。
有了小六的回歸,小五這方一下子強了許多,一整排人步步進逼,七十二地煞只得後退。
但是卻在這同時,驚雷鼓鼓聲忽然停了。驚雷鼓聲一停,被壓制著的七十二地煞瞬間自由,他們一隻隻昂首長嚎,聲音高高低低、大大小小,混亂非常。
等他們嚎完展開全力開始對著天干地支和雙子打,天干地支竟完全無法抵抗,有幾人脖子瞬間被扭斷死亡,有幾人被猛擊要害五臟碎裂而亡。
天干地支的人數一點一點地減少,七十二地煞則是越戰越勇。
蘇謹華說道:「殺雞焉用牛刀,對付你們只需七十二地煞便夠。」
小五知道那些驚雷鼓的鼓手皆被蘇謹華所滅了。人草如此多,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派一、兩個到外頭找驚雷鼓鼓手再簡單不過。
但小五一點也不覺得可惜,他如今目標只有蘇謹華,其他人的生死已與他無關。
小五與小六互望一眼,兩人不需言語,同時間運起輕功縱身而起,躍至蘇謹華上方,天罡真氣由百脈而出,盡數匯聚雙掌,兩人一個翻身,遂筆直朝蘇謹華百匯穴落下。
然蘇謹華已不是之前的那個人,他運起真氣,那些斷人性命吸納來的內力隨他掌心向天凝聚起一股恐怖強大的內勁,猶如大海狂風暴浪滔滔不絕上湧。
三股強大的內力在接觸到的那剎那,「轟」地一聲發出了震天巨響,十數名高手所積累的巨大內力同時擊向小五、小六,小五、小六瞬間被重擊,蘇謹華的掌力震入了他們的五臟六腑,將他們狠狠打飛了出去。
小五旋身踏在小六肩上,小六用力一抬將小五頂上屋簷,小五一個借力使力,抓住屋簷邊緣鉤住小六的手將他扯了上來。
兩人還來不及站穩,便接連嘔出了一大口鮮血。
即使是強取豪奪而來,並不是屬於自己的內力,但那些卻是貨真價實的頂級高手所練出。即便神仙谷的武功素來以剛強為主,但十幾人對兩人,小五、小六仍是落了下乘。
可他們以袖抹了沾滿血的下唇,小六狂傲一笑,小五面容如昔,同聲說道:
「今日即便葬身於此,我倆也要以你蘇謹華頭顱,祭我師兄在天之靈!」
蘇謹華說道:「不過是個不足為道的小鱉三,也值得你們兩條命一起陪葬?」
「你永遠不懂他的可貴。」小五說。
「鱉三看人,處處是鱉三。」小六說。
兩人由屋簷落下,再度以全力攻向蘇謹華。
其中一人為主時一人為輔,一人為輔時一人則為主。
他們天生就是共有一顆心的人,心有靈犀焉,不點而通。
蘇謹華內力再高,但畢竟比不上雙子自小到大在小三關注之下磨練出來的外家功夫。
汗水和血淚永不白費,當年的小三小小年紀便可獨戰藥彘王救他們兩條性命,今日他們全力一戰,弒天蠱又如何,雙狼雙世只怕尋不著那條魂魄,既然唯一害怕的已經失去,那他們又有什麼可以畏懼。
蘇謹華週身圍繞著的地煞被小六一個一個劈斬踢踹,護不了蘇謹華。
小五拳、掌、擒拿拚死了朝蘇謹華打去,縱使每一招皆換來一擊、每一步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但他們就是還能撐著,不怕死硬撐著。
除了將蘇謹華拖下阿鼻地獄這條路,他們不走其他!
胸骨被擊碎,兩個人的痛痛不過失去最愛那人的痛。
丹田受創,兩個人再傷傷不過那個人在眼前離開的傷。
今生即是永遠。失去了今生,失去了唯一能相處的短暫永遠,不殺蘇謹華,那又怎麼能對得起那個自小養他們到大,一心一意為他們憂、為他們想的人。
雙子越戰越勇,完全不在乎自己身上的傷和濺灑的血。
蘇謹華的內力明明高出他們許多,但卻在接觸到他們如死井般幽暗無光的眼眸時忍不住顫慄。
然而,這兩人再過不久終將死於他手上,他一邊趁空隙抓住七十二地煞吸收他們的內力,一邊與雙子對打。他的內勁無窮無盡,永遠不會有消耗完的時候,但這兩個年輕人再厲害,也捱不過天明。
可是,蘇謹華算漏了一點。
小五和小六是年輕人沒錯,只是其中一個醒覺了前世的記憶,那個被喚為南越雙狼將,曾經與定波將軍蘇三橫幾戰皆平手的敵國大將軍。
小六一拳打歪了一個地煞的下顎,那個地煞受不住衝擊,整個人往蘇謹華身上撞去,此時小五身影瞬間一閃,以那名地煞為遮掩,在蘇謹華抓住其欲吸食內力之刻,突然竄出棲往蘇謹華,接著迅雷不及掩耳地猛烈一掌打上蘇謹華的肩。
那一掌雖碎不了蘇謹華肩骨,但卻廢了他用來吸食人草內力的左手。
蘇謹華大怒,趁小五靠得如此進,伸出右手抓住小五的脖子,瞬間用力掐緊,頸骨幾乎都能聽見細微的碎裂聲。
兩人實在太接近了、太接近、太接近……
小五眼神連動也不動,他的雙手並沒有立刻捉住蘇謹華掐著他的手,而是在那惹火蘇謹華的短短瞬間伸手拔出蘇謹華插在百匯穴上的六根長得駭人的金針,將金針一握,反手劃開蘇謹華的脖子。
蘇謹華痛苦地哀號了一聲,脆弱而毫無遮掩的脖子就這麼被金針劃開了一道長而深的口子,他將小五狠狠扔了出去,用沒受傷的那手緊緊按住自己的脖子。
在小五撞上長廊梁柱之前,小六連忙飛奔過來,將小五摟進懷裡。只是蘇謹華力氣太大,縱使有小六幫忙卸力,他兄弟二人仍是重重撞上長梁。
小六吐了一大口血,在小五拉他起來後,嘴角佞笑厭惡地道:「才那麼一點小傷口就叫得那麼大聲,蘇謹華你這怕死的軟蛋!」
蘇謹華「赫赫赫」地發出氣音。小五那一劃傷及了喉嚨,蘇謹華連話都不能說了。
蘇謹華震怒,他沒想到這種情況下竟有人能重傷自己,若不是當時他感覺異樣稍微往後仰了些,如今早已氣絕當場了。
蘇謹華的眼睛越來越紅、顏色越來越嚇人,如同快由眼眶中滴出鮮血一般。他突然閉起雙眼,剩餘不到半數的七十二地煞全數愣了一下,而後開始搖搖晃晃轉起圈來。
原本死傷無數的院子裡鮮血味越來越濃,七十二地煞也在搖晃中逐漸全身劇顫,身上的傷口與流出的血液中開始漫出一股令人作嘔的腐臭甜味。
小五皺起眉頭往七十二地煞一看,只見這些早已不算人的人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都開始流出濃稠的暗紅色血液。
他們的手指指甲以可見的速度增長,頭髮也慢慢長長,嘴角往後裂開露出獠牙,面色化得青醜,如同佛家所形容的惡鬼一樣,青面獠牙、醜陋不堪。
蘇謹華驀地睜開雙眼,他的眼角也因用力過猛而緩緩流下血淚。
七十二地煞在蘇謹華睜眼的瞬間瘋狂起來,他們力氣增長數倍,輕功亦然,在一陣又一陣的狂嘯長嚎中,拋下還活著的天干地支們,全數往小五和小六衝去。
小五看過的古文獻中並沒有記載過七十二地煞的這種情形。但這狀況其實不難猜,指甲頭髮的迅速生長,鮮血直流至開始腐敗,一切跡象全都指向七十二地煞被蘇謹華用某種密法刺激,反消耗體內子蠱取其力量為人草所用。然而這樣的代價便是耗盡力量後子蠱死、人草亦死。
小五和小六並沒有任何驚訝或害怕的神情。
他們心中只有一個念頭──無論如何,先殺蘇謹華!
但,七十二地煞這時的動作實在太快,他們和之前的地煞已經不同,蘇謹華對他們的催命之舉,令他們每個人都擁有比小五、小六更加強大的內力。
更何況,這些人曾經在江湖上打滾過,自己擁有自己的一套武技,和蘇謹華這個後天高手不同。
用單純的瘋子或野獸這種詞彙早已無法形容七十二地煞,瘋狂的野獸這樣的詞或許還能形容上三分。
就在七十二地煞動起來的那剎那,連一息也不到的時間,小五、小六便感覺到腥臭的風來到了跟前,風先到而後地煞到,如此快的動作根本不是人所能擁有的,小五唯一見過能如此迅速的,就只有神仙谷外圍竹林裡的藥彘──練藥人失敗後所成、同藥人一般擁有一甲子功力,卻早已失去人心,不知恐懼為何物的凶殘野獸。

然而就在此時,一聲暴烈凶狠、令人膽顫心驚的恐怖嚎叫聲長長地在京城上方響起。
那一聲長嚎宛如獸主臨世,天上地下,無一物能凌駕於牠。
地煞的身影僵了一下,由於他們對這聲咆哮天生的懼怕而使得蘇謹華所下的命令被斷開了。
小五與小六這時也抬起頭來,共同望向不遠處的半空。
只見,穿著一襲灰衣的百里二由空中一步一步走下來,而他的右掌中燃燒著一朵帶著淡淡紅色的火焰蓮花。

「嚎嗚──」
「嚎嗚嚎嗚──」
「嚎嗚嚎嗚嚎嗚──」
「嗚嗚嗚嗚嗚嗚──」
那原本還在遠處的野獸咆哮突然一下子就出現在院子裡,而伴隨獸咆而至的,是從天而降,抓到一隻地煞就兩手一扯,把地煞一分為二的,神仙谷守林藥彘。
而且不止一隻。
大概整林子都來了。
渾身黑抹抹,只有眼睛會發亮,擁有藥人一甲子深厚功力,堪比頂級武林高手的……神獸藥彘群……
Edit |  20:23 |  商業誌   このページの上へ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