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このページの上へ

2017'01.11 (Wed)

《浪蕩歪傳(六)龍出沒注意!》 試閱

第一章

【More・・・】

睡到一半,龐昱那圓球一樣的肉肉身軀突然從床上彈了起來,捂著總是時不時就會疼痛的腦袋茫然地看了周圍一眼,發現只有自己一個人在他爹房裡,而平時總是黏他黏得死緊的爹爹龐吉卻不見人影,遂跳下床隨便穿了衣衫,開門往外走,邊走邊問:
「我爹呢?」
龐太師屋外守著兩排奴婢,各個手上端著熱騰騰的食盒。
太師府總管立刻彎下腰,跟在龐昱身後說道:「老爺有事情出去了,他吩咐若是小侯爺醒來,請小侯爺先用過些清粥小菜暖暖胃、喝碗太醫親自為您煮的湯藥,再繼續睡會兒。這幾日的功課暫時先放下,小侯爺身體要緊。」
「我爹有說去哪裡嗎?」龐昱問。
「……老爺要去哪裡,小的哪敢問呢!」總管陪笑道。
「騙人!」龐昱吼了一聲。
總管抖了好大一下,苦笑道:「……小侯爺……」
「他有沒有說什麼時候會回來?」龐昱再問。
「大……大抵天黑前便回來了吧……小侯爺不如先把食膳用了,好喝藥啊……」總管說。
「騙人!」龐昱又吼了第二聲。「你自己看看天,都快黑一半了,天黑前肯定回不來!我爹都下朝回來了,他怎麼可能不和我一起吃飯,要我自己一個人吃!還有你這樣吞吞吐吐的,分明就是欲蓋彌彰!」
「欲蓋彌彰!」龐府老管家的眼睛一亮,高興而欣慰地道:「小侯爺您居然學會這麼深的詞彙了!」
「我也有在讀書的好嘛!」龐昱吼得更大聲了。
「是是是!」總管拚命點頭,滿臉笑容。
龐吉給他的寶貝兒子龐昱請了兩個國內非常有名望的西席,一教文、一教武,只是龐昱天生性子跳脫,一到文課一旬有十天跑得不見人影,氣得那位大儒天天把「朽木不可雕」掛在嘴邊;唯有武課稍有興趣,偶爾小小缺席,而武學師父則讚其:「骨骼清奇,天生學武奇才,百年難遇。」
龐昱從小就是很有主意的孩子,只要他想做的事情,誰都攔不住他,於是當總管看見這個小主人伸出肥肥軟軟的小爪子一招,怒喊了聲:
「老子的侍衛全出來,都躲哪去了!」
頓時牆後、樹上、花叢裡、草坪中咻咻咻地一群訓練有素的黑衣人一個一個又一個全部落在龐昱的面前,單膝下跪,動也不動地低頭聽命。
「小侯爺!」總管擔心地說:「您這是想做什麼啊……老爺說……」
龐昱一對黑得發亮的眼睛看了總管一眼,那眼睛靈氣四溢,一點都不像尋常吃得肥胖的小糯米團那般軟糯可愛。他伸著白白軟軟的一節手指指著天道:「天黑了,我爹還沒回來!」
龐昱轉頭,對著他的侍衛們說道:
「我爹,也就是你們主子的主子現在有危險了!他上開封府給你們主子討公道去了,混蛋們,有膽子的就跟老子殺上開封府,把展昭和開封府的人剁成十八塊!要是怕的就給老子滾,以後都別吃我龐家的飯了!」
瞧這話說得多霸氣,多有武人魄力,一點都不像個只有十歲的小孩子會喊出口的話。
總管在一旁彎腰聽著,心裡既是安慰龐家後繼有人,等小侯爺再大點,就沒人敢欺負太師府了,一方面又感慨他們家的小侯爺怎麼不能像尋常人家的小孩子那般軟萌軟萌地長大呢?
如果小侯爺也能像他的孫子一樣,每回看到他就乖乖地喊爺爺,一邊往他懷裡鑽,一邊忙著從他懷裡掏糖吃,而且自己說什麼他就信什麼,很好騙又很呆,那該有多好啊!
「福伯!」龐昱喊了神遊到不知哪裡去的總管一聲。
「是,小侯爺!」總管立即回神。
「我如果兩個時辰後沒有回來,你要沉住氣,明日一早再進宮找我姐姐,說我和爹被開封府的人殺掉了,要她替我們報仇知不知道!」龐昱眼神堅定,風蕭蕭兮,堅信自己壯士一去將不復返。
總管還是苦笑:「……小侯爺,開封府的人不敢動您和老爺的……」京城勢力的平衡不容打破,無論是哪方勢力的消隕,都是控制皇城的帝王家與各大世族所不允。
這時小金球龐昱早就整軍待發,沒聽總管說完,帶著他的親兵,一路浩浩蕩蕩地往開封府殺去!

? ? ?

天黑黑,府衙前街無行人。
鳴冤鼓立於門口側邊,府衙大門上懸著個牌匾,上書「開封府」。
一柄銳利的刀射了上去,刀上挾帶的內力將御賜牌匾震成了碎屑。木屑四散,迸發的巨響驚醒了府衙之內原本已經累得快睡著的人。
鼓鎚一響,鳴冤鼓「轟」地一抖。
鼓鎚二響,鳴冤鼓「隆」地一震。
鼓鎚三響,鳴冤鼓「碰」地一爆。
整張鼓三下之內,被擊了個粉碎。
一身金黃的龐昱抬起他的金色繡線踏雲靴,用力往關著的開封府衙門大門踹去,踹開了人家家裡的大門。
這時開封府裡就算睡死了的都醒了!
龐昱領著他的二十幾個親兵,每個人都拿著寒光綻綻的兵器,一臉視死如歸、滿身肅殺之氣,走到大堂口碰上趕來的王朝、馬漢、張龍、趙虎等人,二話不說就打了起來。
開封府裡從二衙裡來的衙役們越多,加入混戰的人就越多。
龐昱正在氣頭上,他一心認定開封府的人抓了他爹,而且打小又聽他爹說他們龐家和開封府是死對頭,就認定這回他爹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龐昱人雖小,可打起架來那可是槓槓的!不然怎麼會有個名頭叫做「小霸王」,諸侯者最強為「霸」,京城裡的王孫公子沒人打得過他!(展昭除外,那不是諸侯,那是隻貓!)
「把我爹交出來!」龐昱大吼,聲音震徹雲霄,連開封府剛修好的屋頂都抖上三抖。「否則老子今天移平開封府!」
混戰中,王朝急喊:「快叫大人和公孫先生來!小霸王帶來的這些人太多,頂不住啊!」
「本來就頂不住!」龐昱道:「頂得住還帶來做什麼!給你們當貓打嗎!」
這些人可是龐太師在襄陽王之子趙鈺死後為了保自己這個寶貝兒子的性命,花了大把銀子和時間一個一個去尋來的高手。這些人放眼京城,能輸的也就只有御貓展昭一隻而已,其他的人,還不夠看!
只是,隨著蘭罄離開時特別留下來的那些培訓過的高手一個一個加入戰局,太師府和開封府也漸漸打成了平手。可也因為如此,兩肇高手過招,糟糕的又是剛修繕好的開封府大堂了。
那邊擺在牆角出巡時專用的儀仗給被打飛過去的人撞得四碎,還一次碎三支。御賜的啊!那是御賜的儀仗啊!
公孫策剛趕到大堂時看到的便是這般景象。
這邊用上好的木頭刨的好圓好圓,雙手都合抱不起來,都快有一百年漆得紅通通的大柱子在幾個高手互相砍來砍去卻都砍不中,而被無辜波及後削得歪七扭八,就快支持不住大堂屋頂的重量,發出「嗚咿嗚咿──」搖搖欲墜的聲音了啊!
還有中間八個人圍攻張龍、趙虎和蘭罄的一名手下,這十一個人居然還祭起了陣法!
蘭罄那手下說:「破不了,從上!」
張龍、趙虎點頭,三個人互相借力使力,以輕功衝上屋頂,結果另外那八人也跟著衝上屋頂,把剛補好的屋頂活生生地又衝出了一個圓圓的大洞……大概等一下就可以看見黑夜空中爬上來的月牙兒了……
公孫先生這麼想……
「混蛋,快點把老子的爹交出來,不然老子今天拆了你們這間開封府!」隨著這個童稚的聲音響起,一柄通體烏黑、黑鋼製成的戰戟帶著凶狠的破風之聲,「嗖──」地一聲直直插入高堂暖閣之上,那塊寫著「公正廉明」的牌匾中央。
輕輕的「嗶嗶啵啵」聲音先輕輕響起,而後「砰」的一聲,整張牌匾被炸得粉碎,木片四飛,然後「公正廉明」沒有了……
『那也是御賜的牌匾啊、那也是御賜的牌匾啊!』公孫先生在心裡吶喊著。
此時雖然早就聽見動靜,但還是在廚房把三師兄的神食譜「水晶臊子飯」復刻成功後,才興高采烈地趕來的小五、小六一人端著一碗飯邊扒邊吃,可當他們看到那柄重達百斤,曾經在沙場上有著赫赫威名的戰戟竟然插在開封府的牌匾上,還把人家的牌匾插碎時,驚得嘴裡一口飯都噴了出來!
「我操,擎天戰戟怎麼會在這裡!」
小五、小六不會認錯,那柄烏黑發亮的戰戟,是當初螃蟹將軍蘇三橫在戰場上用起來所向披靡,還差點削了他們兩個的頭的親親武器。
再往下一看,唉,那圓潤可人、渾身金光閃閃惹人愛的小圓球不是他們家的三兒是誰!
小五、小六立刻丟下碗,什麼臊子飯都不重要了,立刻就要飛奔往愛人懷裡去。
可誰知,在腳尖離地的那一刻,兩個人就被提了起來,給挾到一個熟悉的胳肢窩底下。
「你們又想做什麼?」
一聽見這個清冷的聲音,小五、小六渾身的熱血就熄滅了一半。
「爹……」
來人正是雲傾。
跟著急匆匆跑來的是這開封府的大頭,包黑子,包大人。
「別調皮。」雲傾低頭朝小五、小六低低說了一聲,而後朝包拯點頭,說了聲:「包大人。」
「這是怎麼一回事?」包拯一張臉黑的程度,大概只有樂平公主變成蟲子捲走太后,小春和蘭罄合力要炸那堆蟲子,結果把屋頂炸出一個洞時的那天可以比擬。
可還不待任何人回答,這時早已被砍、被撞、被破洞的開封府大堂再也撐不住這般凌虐,而發出?啷?啷的聲音,接著劈哩啪啦、碰碰碰碰、嘩啦啦啦、從屋頂上那個大洞開始傾洩琉璃瓦,然後梁柱斷了兩根,一面牆應聲而倒……
煙塵瀰漫中,一個小小的身影慢慢走至堆起的琉璃瓦頂端,一雙黑色的眼睛即使在這朦朧灰塵中仍亮得可怕。
「包黑子,」那童稚的聲音說話擲地有聲:「老子今天就讓你知道,敢扣住老子的爹不還,會有怎樣的下場!」
呀──
被挾在雲傾脅下無法動彈的雙子差點尖叫出聲。
師兄好帥──
一出場就毀了開封府,還對包拯掠狠話什麼的,真的好帥好帥──
我們又再度敗倒在你的褲子底下了──
給我們生兒子吧──
不然我們給你生兒子也行──
呀──
師兄、師兄、天下無敵跩、天下無敵帥──
誰都比不過你,全天下就只有你最帥──

? ? ?

包拯的臉實在有夠黑,面對這顆威力著實驚人的小金球,縱使對方只有十歲,他大人官威一升,誰的面子都不賣,也怒得吼了:
「安樂侯,你可知道此為何處,竟敢率眾在此滋事!本府明日就稟明聖上,治你一條毀壞開封首衙的大罪,即便你有爵~位在身,卻是誰也包庇不了你~」
包拯一怒,那老是拖得長長的調子又跑出來了。
站在碎琉璃瓦頂端的龐昱聲音清脆地喊道:「你欺負老子的爹,老子不拆你開封府,枉~為~人~子~」
小霸王學包拯調子拖得長長的,他理由充足,可沒在怕的呢!
公孫策這時對這位小爺彎腰長長一揖。他是該做揖,能在一盞茶的時間內把開封府拆成這樣的,樂平公主做不到、御貓展昭和錦毛鼠白玉堂做不到,這位爺是第一位。公孫策對這位小爺也是服了。
公孫策聲音清和,柔聲說:
「小侯爺誤會了,龐太師是在開封府沒錯,但卻不是開封府留人。龐太師來此時心疾突犯,情況危急,府內上下亂成一團,當下眾人只想著趕緊請上最好的大夫來救太師性命,卻忘了讓人往太師府通報一聲。
龐太師這病症也是方方才壓下來,可就這麼巧,小侯爺便趕來了,您二位果然如外界所言父子情深,心有靈犀,小侯爺這才來得如此剛好。」
公孫策此話一出,琉璃瓦頂的小金球腳滑了一下,差點從高處滾下來。
龐昱站穩後急問道:「怎麼我爹心疾會又犯了!還是在你們這裡犯的!」
此時被挾在雲傾脅下的兩個小豆丁連忙掙扎著想下來,一邊扭動身軀一邊說道:「我們知道、我們知道!」
小五說:「你爹拿劍來要砍包大人,結果一直沒砍中,後來繞著公孫爺爺一直跑,跑喘了就心疾發了!」
小六說:「然後我小爹爹就出現了,他就是包大人說的最好的大夫,人稱那什麼……」小六看向小五,他忘記小師弟江湖上的名號了。
「妙手回春閻王敵!」小五說。
「對!」小六回頭盯住他們家小三師兄,說:
「『妙手回春閻王敵』!最厲害的大夫,皇上和八賢王現在也都指他看病,不給其他御醫看了的!你爹現在在我小爹爹那裡,我跟哥哥可以帶你去!你不要理這些人,這些人讓你生氣,都是壞人!」
壞人府尹包拯側首看著這兩個開口說話的小孩兒,壞人師爺公孫策臉上抽了抽不知道該回些什麼,壞人爹雲傾低頭望著兩個兒子的腦袋,若有所思一會兒後,把兒子們給放了下來。
一被解開桎梏,小五、小六飛也似地就往龐昱那頭跑,也不管堆得高高的碎琉璃瓦鋒利危險,兩個沒有武功底子的孩子硬是爬到了龐昱身邊。
「是你們兩個!」龐昱還認得這兩個傢伙,他眼睛裡有著警惕,環伺周圍一圈後問道:「那隻臭貓呢!」
「跟小老鼠出城辦公去了。」小五說。
這句話不知怎麼地突然戳中了龐昱的笑點,只瞧龐昱笑了兩聲,嘴裡念了句:「臭貓和小老鼠一起去辦公……」又哈哈笑了兩聲,方才那股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恐怖氣勢頓時消下了一大半。
「你們知道我爹在哪裡?」龐昱狐疑問道。
「知道!」小六猛點頭。
「……」小五想了想,看了看現下不過十歲的龐昱,心裡那彎彎繞繞的腸子不知又拐了多少圈,接著露出一個屬於七歲孩童的童稚笑容,露出兩排白白的牙,甜甜地說道:
「小哥哥你跟我們走,我和弟弟帶你找小爹爹去。小爹爹一直窩在藥廬裡給你爹看病寫方子,到現下都還沒吃飯,好辛苦的呢!」
小五說完用手肘戳了戳小六,小六呆了一下,會意後立刻說:
「對啊對啊,我們剛剛本來從廚房端了飯要去給小爹爹吃的,結果房子塌了,嚇得飯也打翻了。小哥哥我跟你說,今天煮的是水晶臊子飯,那個是用香米、炸豬皮、熬了很久的上等豬肉臊子做的,半油半肉淋在飯上面,飯就油油亮亮閃閃動人,好好吃的!
小哥哥你肚子餓不餓,我們再去廚房端幾碗,一起去看你爹跟我小爹爹,等你爹醒了,我們四個人一起吃飯好不好?」
龐昱的眼睛也亮晶晶地,小六說一句,他的眼睛就眨一下。
後來這個小霸王不知怎麼地還真被小五、小六從琉璃瓦頂上說了下來,三人、不、三童一齊經過包拯和公孫策等人身邊時,小霸王頓了一下,雖然有些彆扭,但這孩子還是開口說道:
「看來是本侯誤會開封府了。做人要有擔當,做錯事就要承認,本候不當縮頭烏龜,這件事本候扛下了!你明天就去跟我皇帝姊夫說是我龐昱拆了你的開封府,就算他要把我貶去黔州我都認了!還有……謝謝你給我爹叫大夫……」
小霸王大人越說越彆扭,連拱手也拱得手都要絞成麻花辮了。
包拯對這樣的小霸王倒是一愣,半晌沒說話。會講理耶,這孩子會講理耶!到底是不是龐太師生的?
公孫策笑著又朝龐昱一揖,說道:「太師府與開封府時常來往(打官司),素有(打不死你我不休的)交情,不過一點小事而已,其實也不用鬧到聖上面前。」
「噢,所以你想怎樣?」龐昱隨即問。
公孫策讚歎,這孩子還真是反應機敏,不愧是龐太師教出來的,隨後彬彬有禮地道:「開封府前陣子才剛由戶部撥銀修砌好,今日兩府友好切磋,不慎又壞了些地方,要再行文撥款,恐怕短時間也下不來。」
「行,你這話我明白,不就是沒銀子嗎!」龐昱肉肉的小爪子一揮,道:「我弄的,我修,小事一樁。本侯保證三天後還一間新的開封府給你們!」他隨即吩咐了自己的侍衛,命侍衛即刻返回太師府找總管福伯去挖他小金庫裡的錢銀出來。
沒一會兒太師府的總管就帶著數十匠人來了,動作之迅速,簡直叫人瞠目咋舌。
「所以這就是太師府之所以為太師府,而開封府永遠都只是開封府的原因。」旁邊傳來一聲長長的感歎。
聽這聲音,大家夥兒就曉得趙小春又出現了。
小春就站在雲傾身邊,雲傾一側首,就能看見小春那張如玉臉龐。
「累不累?」雲傾撫了一下小春的臉,說。
「不累,」小春說。但他下一刻就展開雙手把雲傾的腰給摟了,撒嬌道:「可我想死你了。」
「明明才分開不到半個時辰……」小五、小六翻白眼。秀恩愛什麼的都去死,他們才找到三師兄,連手都還不曉得什麼時候才能牽到,這兩隻就這般招人嫉妒恨來了!
「你就是那個大夫?」龐昱手負於身後,跨著大步走到小春身前。
小春狐疑地上上下下打量了龐昱好幾眼。「你就是那顆……球……」
「大膽,球你個頭!」龐昱怒道:「目光無禮至極,看老子戳瞎你雙目!」
龐昱舉起雙指要往小春臉上戳,可中途就被小春給截下。
小春聽龐昱講話這般霸道,說做就做的態度如此自然,忍不住說:「兄臺,您這語氣聽起來有些耳熟啊……」
小五、小六的心頓時一下子提到了嗓子口。
雲傾輕飄飄地看了他的「兒子們」一眼。

? ? ?

小春的回春堂明明設在開封府府衙進門右拐最顯眼處,可是龐昱來了之後大家就忙打架,誰也沒想到鼎鼎大名的龐太師就窩在回春堂內堂裡那張看病用的小床上昏迷不醒。
小春把小金球龐昱領著,往回春堂裡帶。
當龐昱看見臉色蒼白的龐太師靜靜躺在床上,胸口幾乎都沒起伏時,悲愴地大聲嚎了一聲「爹」,差點沒嚇死小春和小五、小六。
回春堂小,大家夥兒都在外頭等,有榮幸被小春請進去的就只有小金球,小五、小六還是硬擠進來的。
「我爹怎麼樣了?」龐昱淚水汪汪地望著小春大喊。
小春搔搔腦袋,也不可能真的和一個小孩說「你爹要死了」這種話,只道:
「你放心,有我在你爹暫時死不了。」
小春想了想,又安慰道:「我爹和你爹一樣,都有心疾,天生的,御醫也都說活不長,不過碰到我,我爹現下還是活蹦亂跳得。其實啊,這病只忌一個,七情內傷,七情內傷懂嗎?不懂也沒關係,你還小,不懂是正常的。你家還有沒有大人不?找來我跟他說說……」
見龐昱搖頭,說了聲:「姐姐嫁人了,爹不當家的時候就是我當家。」
小春又歎了一聲「可憐呦~」,續道:「那你爹就只靠你養囉?這樣……記得以後別讓他大喜大怒太過,怒傷肝、喜傷心、思傷脾、憂悲傷肺,驚恐傷腎,這些又脈脈相連都會影響臟腑,導致敗心……」
龐昱怒道:「我爹出門前都好好的,還不是到了開封府才生氣的!說到這裡我都忘了,那隻貓呢!我要砍了那隻貓!要不是他踢了我,我爹哪會來這裡找他,要不找他,怎麼會生氣傷肝傷一堆的最後導致敗心!」
小春一聽嘖嘖稱奇:「行啊你這小子,我方才說的你竟然都懂!」
「那麼簡單怎麼可能不懂!全天下人都知道本侯爺年方十歲,京城裡橫著斜著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腦袋聰明、武力值頂呱呱的呀!」對於懷疑他能耐的人,龐昱表示:此人簡直眼睛被屎糊了。
「是啊、是啊!小哥哥很厲害的!」無論三師兄說什麼,小五、小六總是用力點頭附和。
小春無奈笑了笑,看著守在回春堂門口不語,溫和地望著他們的雲傾,束音成線,無聲說道:『兒大不中留,這兩個孩子難道還真是看上這顆小金球了?』
雲傾低低一笑。
美人一笑不止沉魚落雁,更厲害的連天上的月亮都會掉下來。小春看著看著,口水也滴了下來。心想我的媳婦兒啊~怎麼會這麼美、這麼美~美成這樣我眼睛都移不開了,這是要怎麼辦啊~
「小爹爹,小哥哥的爹怎麼還不醒?」小五拉了小春的袖子一把。
「小爹爹擦口水!」小六奉上抹布一條。
「唉~」小春眼眶含淚,兩個兒子怎麼也這麼貼心,一個會替爹擔心爹的病人,一個會替爹注意儀容,他們一家四口如此恩愛和諧,簡直太幸福了不要招雷劈!
見龐昱那雙眼睛也緊緊盯著他,小春於是說道:
「龐太師這病成因其實有點複雜,陳痾宿疾沒那麼好治,加上今日是盛怒之下猛地給引了出來,雖然昏過去之後我馬上就到,施了針也餵了藥,渾身上下給他整了一遍,但起碼得睡個大半天才會醒。」
原本緊繃著的龐昱突然「吁」地聲洩了氣。「能醒就好……」他最怕他爹就這樣醒不過來。
小春心裡覺得:『這可真是個愛爹的好孩子!』
然後見著他們家蔥花兒一直看著龐昱的一舉一動,一有什麼動靜就連聲安慰,這個說什麼:「不要擔心,我小爹爹連樂平公主的蟲子都治得了,皇帝的眼睛也快好了、八王爺的頭髮也在變黑了,你爹一定不會有事的!」
另一個忙來忙去,一會兒端水過來,說什麼:「小哥哥你喝茶,不要緊張,公公、喔,不對,還不是公公。你爹爹現在只是在睡覺!」一會兒又跑出去,還很厲害地喚了太師府的侍衛給他端碗盤,呈了好幾碗香噴噴的肉臊子飯進來。
「吃飯、吃飯!」這個才五歲的小毛頭說道:「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心就慌!小哥哥吃飯,吃了就不慌,我們一起等太師爹爹醒過來!」
當以前的陳小花,現在的百里六先把碗筷送到以前的龐昱,現在還是龐昱但其實已經被他們發現是百里三的小金球手裡,接著再把第二碗送給他哥,然後第三碗自己端起來吃時……
沒被分到聞起來很香很香,整碗飯看起來色澤焦香透亮的小春忙了一天飢腸轆轆的肚子開始大唱空城計。「……」
『養兒子有什麼用!有了媳婦忘了娘了!天啦!地啊!我那乖巧的蔥花兒跑哪去啦!難怪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一點都沒錯,一個看對眼,我兩個兒子就沒啦!』小春哀怨,心裡直想搥床板,順道把躺在床上的龐太師搥死算了。
「哼……」雲傾冷哼了一聲。
小五、小六立刻感覺一陣殺氣從後面襲來,涼忽涼忽的,引致雞皮疙瘩爬滿身。
雙子這時馬上放下自己的碗,恭恭敬敬地添了兩碗飯,一碗送到雲傾面前,一碗送到小春面前,低頭彎腰呈上,一人一句說道:「爹吃飯,小爹爹吃飯!」
太晚了!小春直想揍死這兩個沒良心的兒子。三歲看終身,死孩子以後眼裡絕對只有媳婦沒有娘!
嗚嗚嗚嗚嗚……天地不公……
小春含淚扒飯。
回春堂裡飯吃得最香的應屬小金球龐昱了,他端著碗,坐在床沿,看著他爹的睡臉,每吃一口,就看他爹一眼,拿他爹的帥臉配飯吃,心裡安心,吃起飯來也特別香。
「對了,那個什麼神醫,你乾脆就住到我家來吧!」小龐昱對小春說。
「嗯?」小春道:「趙神醫我很忙的!沒聽見我兒子們說,我要看皇上的眼睛,還要看八王爺的頭髮嗎?而且等我這等神般的醫術傳開,來找我的患者定是絡繹不絕,太師府裡有御醫吧,你讓御醫看著他就成了……」
反正這老頭也很難救……
龐昱瞇了瞇眼。「你看皇上、看八王爺、看別人卻不看我爹,這是看不起我爹、看不起我太師府嗎?」
「……」小春含著筷子,和小龐昱互相對望。
真的不是我不看你爹,而是你爹很難看啊……
「小爹爹……」兒子們也咬著筷子,和小龐昱站在同一陣線,三張軟呼呼的童稚面容就這麼盯著他看。
兩張是祈求,一張是我很生氣但我也是祈求。
小春被這麼看著看著,沒多久就敗陣下來……
「算了……當爹的果真鬥不過兒子……」小春慢慢扒完那碗超級無敵霹靂美味的水晶臊子飯,腆著臉要兒子再給他添上兩碗,吃飽後又喝了兒子不曉得打哪淘來的君山銀針,打了好幾個飽嗝後,才慢慢挽起袖子,對小金球說:
「球球啊……不對,小侯爺,你力氣大,先把你爹從床上扶起來讓他坐好。」
龐昱立刻照做。
接著小春從藥箱裡翻出一卷布,將布一個帥氣動作攤開,現出了裡面長長短短粗細不一精工打造的金針。
這死孩子用手指數著「點點兵兵兵點點,點到哪根就扎人」之後,在幾個孩子嫌棄的幼稚眼光下來到龐太師的身後,將指上夾著的四根金針飛快地扎入龐太師腦後幾個大穴,最後再取一根,直入腦門頂上最重要的那個百匯穴。
雲傾一見,身影輕晃,眼神冷了下來。
小五、小六則是嚇得手上端著的碗差點給摔了。
他們沒看錯,小春落針的那些地方,正是當初在公堂之上雲傾要被樂平公主帶走,小春情急之下為了封住雲傾腦內枯蛉蠱,不使雲傾被枯蛉蠱所控制,而以金針隱蔽扎入的那幾個穴道!
龐太師體內竟然也有枯蛉蠱!
雙子大驚!
難怪小春之前說此人已是活死人!
可龐太師若是活死人,那三師兄呢!
三師兄與龐太師那可是日夜相對幾不離身的恩愛父子,這般說來,莫非三師兄也中了蠱毒?!
小五、小六二人急切的目光連忙轉向龐昱身上。
但只見龐昱一隻小爪子搭在他的親爹手上,臉上微微緊張,一會兒看看他爹,一會兒看看小春,可還是挺信任小春的醫術,這行針期間完全開口打擾神醫治病。
是以他完全不知道這個神醫為了怕嚇著小孩子,並沒有把他老子腦袋裡有蟲子的事情攤開來說。
Edit |  22:32 |  商業誌   このページの上へ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