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このページの上へ

2017'01.18 (Wed)

《浪蕩歪傳(七)戰龍禦九天》試閱

第一章

【More・・・】


「三兒──」小五、小六同時放聲尖叫,手中的糖葫蘆扔了,兩個人直接往那帥得沒天理的蘇將軍衝。
龐小三嚇了一跳,連忙張開手臂,就這樣被兩個小小軟軟的孩子撲進了懷裡。是說他沒多久之前也是小小的啦!但不軟!
雞皮疙瘩是在想起這兩個傢伙叫他什麼時才浮了起來。而且還是一樣,每叫一次掉三斤。
「你恢復記憶了嗎?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大?記起我們了嗎?你穿這身戰甲真是俊啊!我們晚上能睡一起了嗎?」
小五和小六連珠砲似地劈哩啪啦問了一堆問題,最後一個問題讓龐家小三的臉徹底黑掉,黑得和包拯有得拚。
小五、小六依舊對著小三上下其手,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定波將軍啊!多少年沒見了!
當年就是被這張臉給迷了,從此三生三世都沒能掙脫。
還有這胸膛怎麼有鎧甲擋著呢!摸不到肉啊!
小三把兩個傢伙放下來,放了兩次雙子仍然扒著他不放,直到第三次他直接用拔的,這才把兩個人從他身上給拔下來。
小三皺著眉頭說道:「不要叫我三兒!我可討厭這個名字了,我爹我都不許他叫的!」
小五原本正在意淫三師兄身材好棒的小眼神一下子就變了,那以為小三恢復記憶的歡喜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小六感受到哥哥的情緒,看了看小三,又看了看小五,歪著腦袋搞不清楚現下是怎麼回事。
小三也沒理會雙子,他逕自走到包拯轎旁,拉開了人家轎子旁邊的小窗簾,身形快得王朝、馬漢等四人都沒能來得及阻止。
「你是何人!」王朝大駭出聲。
小三連看都懶得看王朝,拿出一份黃色的捲軸,塞進小窗戶裡面,然後因為轎子太小,他直接戳中了包拯的臉。
小三說:「包拯接旨。」
包拯緩緩轉頭看著小三。「……」
小三繼續說:「我姊夫……皇上派我來保護你,所以從現下開始,直到陳州,再回京城,你都歸我管了。這是密旨,不用跪。快一點,還不接旨你幹嘛啊!」
「……敢問尊駕貴姓大名?」包拯看著眼前的年輕人,一時間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又是打哪迸出這麼個人來。雖然皇上是有說過要派個幫手給他沒錯,但這孩子怎麼看怎麼不靠譜啊!
小三又戳戳包拯。「都寫在裡面了,自己看!」
「大膽!」馬漢對小三怒道:「你可知道轎中乃是何人!」而其餘三個捕快都要拔刀了!
小三瞥了眼馬漢。「你才大膽!你可知道我乃何人?」
小三接著說:「我爹是龐吉!他的官銜比包子大啊!」
包拯接過密旨,迅速看過之後,一雙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
包拯看向小三,不敢相信地道:「龐昱、龐小侯爺?」
「正是小爺!」小三哼哼兩聲。
「小侯爺?」王朝、馬漢、張龍、趙虎被嚇了好大一跳。
「本侯爺是用了一門武功的,」小三得意地說道:「我也不奢望你們能理解,反正只要曉得是我姊夫讓我來保駕的就成。而且看看,我長大以後就是這模樣,怎著,俊吧!老子就知道老子不會永遠都是一顆球!」
「俊、俊啊!」小五、小六不知何時又黏到了小三身邊。
小三想了想,摸摸雙子的腦袋,揉了揉他們的頭髮。嗯,手感棒棒的,長大了摸別人的腦袋就是不一樣!
他對雙子說:「我還沒恢復記憶呢!這是回春功。」
聽到神仙谷中這門誰都學過的功夫,小五表示很疑惑。「回春功旨在回春,最厲害就是治內傷,怎竟然還能這麼用?」
小六說:「師父……不對,我們的回春功是師兄你教的!你沒教過我們這個啊?」
小三又想了想,然後轉頭對轎子裡面臉黑黑的包大人說:「你們現下暫時還走不了,待會兒太師府管家會搬幾車金銀過來,等接了再走。」
「小侯爺這是……?」包拯問。
「賑銀。」小三認真地說:「陳州可是我的封邑,錢銀是從我的小金庫裡取的,雖然不多了,但是應急應該還夠。」其實他真怕不夠,還偷搬了他爹的。反正他爹的小金庫鑰匙也在他手裡,說了隨便他拿、隨便他花的。
包拯心中大為震驚,沒想到龐昱才十歲的年紀,會有這樣的心思想法,竟然肯從自己的小金庫裡掏錢出來。這若是換做他爹龐吉,恐怕只會想著怎麼再從災民身上刮下肉來!
看著小三,包拯那張整天繃著,代表剛正不阿的臉,這時也不知不覺地柔和了下來。他眼裡帶著溫柔,心想: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一個孩子喔……
包拯落了轎,正想同小三再說幾句話,誰知道就見小三朝他擺擺手,意思是沒時間招呼他了。
小三低頭對小五、小六說:「姊夫雖然把全部的事情都告訴我了,我也知道之後要幹嘛,但我並沒有真正想起以前的事,你們別叫我師兄了,聽起來好奇怪。」
雙子聞言,臉上難掩失望神色。
見他們這樣,小三的胸口竟就悶悶的。他想了一下,說道:「算了,你們想怎麼叫就怎麼叫吧!反正只要別叫我三兒就好!我在家排行第三,我爹只要一叫我三兒,讓我想起我那個無緣的哥哥,我就渾身不對勁。」
「哥哥?」小五敏銳地抓到問題的重點。「小哥哥有哥哥?」不對啊,龐吉明明只有一男一女。
小三抿了抿嘴唇。「不說這個。」
「好,不說這個!」小五點頭。
小三再道:「回春功,二師兄教我的。」他這回把皇帝姊夫改成二師兄了。「你們要想知道怎麼像我一樣長大,就去皇宮裡找二師兄吧!很簡單的,我不過練了半個時辰,口訣正著來是變小,反著來是變大。
其實你們要是不想跑一趟,我教你們也是可以,只不過還要內力逆行,我是二師兄幫著才逆的,一般初次逆沒人看著都會走火入魔,聽說之前大師兄就一直走火入魔還差點殺了雲傾跟小春……」
小五和小六這時看著還沒離開的開封府五人組。
「……」我們在講師門密辛耶,諸位這般豎著耳朵、眼裡帶著那麼多好奇,光明正大地偷聽這樣好嗎?
小三只是輕輕瞥了包拯他們一眼。「事無不可對人言。」
出現了!三師兄的名句!
聽到小三用這種輕飄飄的語氣訓示,小五和小六感到久違的感動!有多久沒被三師兄訓了,真的好懷念、好懷念、好懷念啊!
小六激動地對小三道:「師兄,『吃得苦中苦』的下一句是什麼?」
『方為人上人!』五人組心裡同想。
「『方可踩別人』。」小三一臉正氣,理所當然回道。
「師兄,你真是我師兄啊!」小五、小六同嚎,兩個人又撲了上去,死死抱緊小三的腰,順便摸摸捏捏。
嗷,師兄的腰依舊那麼細、那麼美好!
小三:「……」為什麼他有股衝動,想握起拳頭朝這兩個狼崽子的腦袋搥下去!

? ? ?

小五和小六兩人獨自往皇宮找皇帝……不,二師兄去了。
小三看著他們的背影走遠直到消失在長街盡頭,心裡總覺得怪怪的,還調適不太過來。
他嘛,今年貨真價實的十歲,但聽說在他們來的那個地方自己已經將近而立之年。
而那兩個看起來一個七歲、一個五歲的小傢伙,其實竟有二十七、八歲了。
「兩個小孩的心裡,竟然住著老妖怪啊……」小三喃喃念著。虧他還把他們當成小弟弟一樣,覺得要好好悉心呵護……
那……我是老妖怪變成的小孩子囉……
……腦袋還是轉不過來。
……怎麼辦,很久沒痛過的頭好像又要開始痛了。
包拯看著神色不變,很有大將之風的龐昱,心裡先是讚歎了一聲,後道:「小蔥與小花這一入皇宮面聖不知得多久才得回來,小侯爺要不先入府衙內等等。」
龐昱看了一眼包爺爺,點點頭,正要轉身進開封府衙門,順道找趙神醫看看腦袋……也不對,那個神醫是他八師弟……
我操……好混亂啊……
就在此時,穿著淡藍道袍,身後背著一柄劍的半蓮懷裡抱著一紫一黑的並蒂蓮恰好從回春堂裡出來。
半蓮見著走進開封府內的小三,整個人愣了一下,跟著直直走到小三面前,嘴巴略張地看著小三。
但人家是仙長,修過仙的人就算張著嘴巴矬矬的,也是一派仙風道骨的模樣。
「你誰啊!」小三瞥了半蓮一眼。「擋道了知不知道!」
半蓮突然閉起眼睛,像之前初見小春他們那般動也不動,嘴裡喃喃念道:「師父、師父!你們幾個看見師父哪兒去嗎?我居然見著龍了!是真龍啊!」
仙長仙風道骨得很激動。
「閉關?」半蓮在外人眼裡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看似自言自語,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個兒在幹什麼地道:
「那怎麼辦,叫修仙嗎?噢,我曉得了,那我問問他。」
半蓮接著張開了眼睛,眼神亮晶晶地,看著小三說道:
「吾乃正氣宗張天寶宗主座下弟子半蓮,吾師如今正在閉關,但有一要事卻是不得拖延,必先問問尊上。尊上身懷龍魄,當是開天闢地之初那位所化,敢問您……修仙嗎?」
小三一臉「你有病」的表情看著半蓮,然後抬起腳往對方身上一踹。
半蓮「欸」了一聲,步伐往後一挪,輕輕飛退數十步,卻是沒讓小三碰到。
半蓮滿臉惋惜地說:「這是不修了吧……真可惜。我見您這根骨比趙大夫好、龍氣比禛禛還盛,正是所謂大氣運者……若是入我師門……」
小三走過來,抬腳又要踹。
半蓮嚇了一跳,心想這人怎麼這般凶殘,踹一次不夠,要踹上兩次的!
可此時卻聽小三說道:「老子上有父,又有姐,最近還冒出個四歲大的外甥來。我龐家一家大小日後就靠我了,老子修仙去,他們被欺負了怎麼辦!」
半蓮想了想:「修仙好啊!斬紅塵俗事、斷七情六欲,從今爾後天高地闊,任君逍遙。日後倘若有人膽敢欺負到您的子孫頭上,那絕對是百倍奉還回去的。況且到那時,仙骨有成,誰還趕欺負您和您家裡任何一個人呢!」
小三哼了一聲。「我聽說神仙吃東西沒味道的,跟鬼一樣!」
半蓮愣了愣。「誰說的?」
小三認真地想了好一會兒想,沒記起自己是怎麼曉得的。「反正我就是知道。而且斷七情六欲什麼的,我才十歲,不幹!老子要吃好吃的吃到撐、吃到死,還要娶兩個老婆生孩子生到不能生為止!況且現在就沒人敢欺負我了,誰敢欺負我,老子下一刻滅他全家!」
如此凶殘的發言又叫半蓮噎了一下。他再仔細看了看小三的根骨,竟覺得眼前這少年有說不出的古怪。
半蓮喃喃念道:「半蓮還是道行太淺,尊上說的我都聽不懂。」
小三見半蓮放棄了,這才不踹人了,改道拐往回春堂裡去。
「哎……」半蓮見小三走了,伸長脖子,再喚了人家一聲。
「又幹什麼!」脾氣本來就很不好的小三吼了。
「……那個……」半蓮說道:「方才與尊上靠得近了,見尊上眉心之間有股若有似無的灰氣。尊上要遠行,這一路最好別獨自一人,否則易有血光之災。」
「會死嗎?」小三問。
「說不准。」半蓮誠實回答。
「……」瞧這抱著兩朵蓮花的蓮花說得這般真心誠意,十足十地是在為自己想,小三的火氣頓時也就消下去了。
他擺擺手霸氣地說道:「說不准那就是不會死!生死是有命,可老子若是想活下去,誰都拿不下老子的命!」
「……」半蓮心想:『真的是龍啊!聽說龍都很霸氣的,神仙尚且怕天人五衰,可這個才十歲的小孩子卻不怕!真龍之魄果然不凡!』
「你抱著那兩朵蓮花幹嘛?沒水不會枯死嗎?」小三看了眼半蓮。
「噢,」半蓮摸摸並蒂蓮。「我帶它們出來曬曬太陽,而且有水的。」
半蓮把用手臂環住的蓮花鬆開一些,露出一個畫著奇怪花紋的小瓶子,那瓶子約略只有小拇指大,瓶身外瀰漫著淡淡的水氣,看起來就絕非凡品。
半蓮說道:「這裡面是芥子空間,挺寬闊的,裡頭的萬山花露水和天才地寶足夠它們修練到化成人形了。」
小三:「……」我聽到了什麼?
一旁當陪客的包拯:「……」本府見過鬼,可沒見過蓮花能修練到化人形的。
路人張龍、趙虎、王朝、馬漢:「……」這世界還是我們認識的那個世界嗎……

從回春堂裡被雲傾揹著,懶懶地趴在雲傾背上的小春一出來,看到陌生的俊朗少年,開口就喊道:
「呦,這是哪位啊?面生得很,沒見過。來看大夫嗎?算你走運,大夫剛睡醒,現下體力棒棒的,估計能撐一刻鐘……」
「我是你三師兄。」龐小三瞥頭看見是趙小春,酷酷地對他說。
「啥?」
「不可以叫『啥』,要叫三師兄!」小三認真地說。

? ? ?

「你不是我三師兄,我三師兄不是長這樣的!」
回春堂裡,小春靠在軟榻上猛搖頭,抵死不信他那不說話時看起來平靜無害像小白花一樣的三兒師兄會長成這樣子!
雲傾在他身旁打坐修行內功,小三則把手腕伸給小春讓他給自己診脈。
其他人都散了,沒人跟進回春堂裡來。
小三這才想起來。「二師兄看著我長大後好像也是嚇了一跳,怎麼,爺長得很奇怪嗎?」他摸摸自己的臉。沒照鏡子的習慣,小三爺不曉得自己是不是排在歪瓜裂棗的行列當中,所以醜到嚇著人了?
小春先是睜大眼睛看著小三,好奇地問:
「怎麼真氣逆行的?真氣逆行卻沒有走火入魔還能正常和我講話,你這本領怎麼練的?奶奶的三師兄你熊啊,當初就該叫你去教大師兄啊,那矬蛋一個真氣逆行便走火入魔然後成大魔頭血洗江湖。那會兒整一個風雲變色、屍山血海,你都不知道有多恐怖!」
很恐怖的大師兄現在變成顆黑球窩在七師兄的懷裡,七師兄由回春堂門前走過,一手摸著肚子,活像有了身孕一般。
一人一球瞥了他一眼,接著七師兄便帶著他的親親大師兄和半蓮的兩朵蓮花一起曬太陽去了。
「……」嚇死我了!小春瞧見小七凸肚的身影,抖了好大一下。在說人家壞話,人家就經過,也幸好有小七在,黑球只是動了動,安分地沒有太多動作。
小三說道:「這我哪知道!我都還是剛剛才曉得有回春功這種古怪的武功。」
「怎麼練的,可以一下子長這麼大?」小春好奇道。
「挺簡單的,就是把回春功的口訣,從最後一個字倒著念到第一個字,而且內力要跟著逆行向上,就成了。」小三說。
「會死吧!」小春驚道。
小三看了看小春,眼神帶了點不屑。「你是會死啦!身體這麼弱!」他說:「二師兄說身體要壯實的才可以,我身強體壯,習武的天分也是一等一,加上有二師兄看著,出不了岔子。況且你長大幹嘛?你已經很大,再長就老了!」
「老了」這兩個字直接戳進小春的心窩,不過他沒被戳痛,而是被戳樂。「老了才好!我和我心肝兒一起逆行,然後一起白髮蒼蒼,一起舉案齊眉!」
小三像在看瘋子一樣看小春。
「你不懂啦,這是男人的浪漫。」小春捂著心肝說道。
「對了,你變大幹什麼?」小春突然想到這芢。
「跟包子去陳州唄。」小三說:「二師兄要我保護他。他說若是包子有什麼萬一,大師兄肯定會再瘋起來。大師兄好像把包子當爹看了啊,聽說包子跟他之前的爹長得一模一樣。」
「噗哈哈哈哈──包子──」連聽四個「包子」,小春笑到噴,肚子都疼了。
小三覺得這個神醫真的怪怪的。
就連在旁邊打坐且魏然不受神醫影響的神醫他媳婦兒也怪怪的。
這是哪個鍋配哪個蓋啊?竟能成一對,且聽說還非常恩愛。
此時,本還有些光亮的門口突然被一大片陰影所籠罩,小三與小春同時轉過頭去,只見兩個身形頎長、身穿一黑一白軟甲的少年慢慢走進回春堂裡來。
小春頓了一下,聲音拔高了起來:「你們兩個又是哪位啊?!」
「咦?」小三一下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震驚地看著入內的兩人。
「三師兄!」那長得一模一樣的二人笑著望向小三,琥珀色的眸子滿含柔情。
他們有著同樣深邃的五官相貌,劍眉入鬢、鳳眼生威(當然還有含情脈脈)。
黑色軟甲那人腰間纏著同色軟鞭,氣度雍容、面色沉穩。
白色軟甲那人腰間亦纏同色軟鞭,態度不羈、孤傲狂放。
兩人樣貌相同,偏偏一個氣度不同,就讓一樣的五官有了相當大的區別。
「五師兄、六師兄!」小春驚叫:「怎麼你們兩個模樣也不一樣了!」他聰明,一下子就猜中來人。
「趙金玉!」小三則是喊出了這個名字。
「趙金玉?」聽到這個名字,小五首先會意過來,他看向小六,然後雙子一起皺緊眉頭。
小三少年老成,很少露出吃驚的表情。可今天他真正吃驚了,還是吃好大一驚。
襄陽王趙爵夭折之子,世子趙鈺,乃龐太師吉之子,安樂侯龐昱的摯交好友親兄弟。因兩人名同音,趙鈺被龐昱送了個渾號金玉。
這兩兄弟吃、喝、嫖……這還沒成功……賭,天天在一起,啥壞事也都一起幹,京城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趙金玉這三個字雙子如雷貫耳,想當作自己沒聽過都不行。
「怎麼會這樣?」小三走近看了看,又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雙子的臉蛋。「你們長大是這模樣?怎麼會?怎麼可能?」
小五和小六一人一手把小三的手掌給握住了。嗯,軟軟的,沒有繭。很好,還是這處養尊處優、過得恣意快活的三師兄。
小五柔聲對小三說道:「回來前問過二師兄了,三師兄你魂魄原本就是這模樣,聶小三不過是你借屍還魂的身體,所以你是本來的模樣。我們則可能是對你執念太深,這才成了第一世時遇見你的樣子。」
小五說:「我名匪石。」
小六說:「我名匪席。」
雙子溫柔說道:「是你定波將軍蘇三橫戰袍下之臣、戰戟下之魂,永生永世不會改變。」
唉呦我的娘!小春雙手交叉,磨挲著自己的手臂。
雞皮疙瘩都要掉一斤啊掉一斤了!
三師兄、五師兄、六師兄你們好肉麻!師弟我不想看你們談戀愛、也不想聽你們說情話啊!
「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金玉又活回來了。」小三臉上有些遺憾的表情,但他還是點點頭,就這麼接受了。
「師兄,趙金玉鐵定是先用著我們的臉,好讓你在我們來之前就熟悉我們的,其實這一切都是天道的安排。你不要把我們當成他,我們不是他,我們是你的匪石跟匪席!」小六握著小三的手,用小三軟軟的手掌摸了摸自己的臉蛋,頓時覺得好想哭。嗚嗚嗚,將軍,我們又重新遇上你了,這真是命中注定的緣分啊!
再多摸幾下~
「你皮要被我的手蹭掉了!」小三對小六說。
「沒關係,讓它掉。」小六還是處於很感動的狀態中,一點都不覺得臉皮掉了啥的有什麼重要。
小三翻了白眼。
『師兄就連翻白眼也還是一樣很好看呢!之前萌萌的那個很好看、現在霸氣的這個也很好看!』這是一樣也發痴了的小五。
反正兩兄弟對上小三,就從來沒有正常過。
然而,就在此濃情蜜意的時刻,突然有個弱弱的聲音發了出來:「那個……我能不能問個問題?」
小三、小五、小六這時才發現被他們忽略了很久的小春。
小春依偎在仍舊打座魏然如山動也不動的雲傾身旁,舉著手說道:
「三師兄是因為從小有武功底子,體內有內力才練得起回春功、玩得起經脈逆轉這麼高深的功夫。可是,蔥花兒啊,小爹爹今早見你們還是兩顆小豆丁,別說內力了,你們連馬步都沒都沒扎過,這內力是打哪來的啊、回春功是怎麼練的啊?」
聽小春講到這個,雙子的臉就扭曲了。「別叫我們蔥花兒!要叫五師兄、六師兄!」
「噢~」趙小春這聲挺敷衍的。「但你們還是得叫我小爹爹,畢竟我這付身體還真是生了你們兩個~」
雙子的臉更糾結了。這個小師弟,每天醒來看見他都好想捏死他怎麼辦?
小五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記得並蒂蓮上兩隻大枯蛉蠱嗎?」
「記得。」小春小師弟說。
「枯蛉蠱最初是拿來幹嘛的你知道嗎?」小五問。
小春點頭。「知道,拿來吸血的。」他補充道:「童男童女的純粹精血。」
「所以推論一下就明白了,枯蛉蠱能化人之精血為麒麟所用。麒麟生於混沌,能為它所用的只能是混沌之氣。樂平之所以養枯蛉蠱,就是因為了枯蛉這種最微小的蟲子,有化萬物為混沌之氣的能耐。」小五說。
小春連忙道:「等等等等,五師兄你怎麼推得這麼順。還有,你怎麼知道什麼萬物、什麼混沌之氣的。」
「混沌初開生天地,天地造化有萬物。這麼簡單的事情你居然不曉得?二師兄那天不是還提過一些嗎?」小六睨了一眼小春。「你一路都在睡啊?」
我居然被腦袋總是很空的六師兄鄙視了……小春覺得自己被狠狠虐了一把。
小五繼續說道:「反正你只要曉得,那時你用枯蛉蠱引出三師兄體內暴烈真氣,結果因為枯蛉蠱化師兄的真氣為混沌之氣,之後枯蛉蠱又爆了,師兄那些濃郁的龍氣直接噴在我們身上,被我們所吸收,所以便宜了我們,現下我們也算是有內力的人了。」
雖然是好事,但小五和小六只要一想到小春跟雲傾弟媳婦身體裡面也有小三的東西,就整個人都不好了。
「龍氣?」小春聽了一驚。「那又是什麼?」
小五意味深長地看了小春一眼,惡劣地說:
「那是麒麟很想吃的東西!小春啊,你和雲傾以後沒事就少出門,現下你們兩個可也是大補之物,須知三師兄打出生之前,麒麟就聞香而來盯上他了。
要不是他過於強悍麒麟不但咬不下還被嚇跑,他早給吞了。你們現下身上有了師兄龍氣化成的混沌之氣,還好弱好弱好弱好弱好弱,當心啊!」
雲傾這時睜開了眼,眼內金光一閃,而後內斂其中隱而不見。他淡然說道:「不用二位師兄擔心,小春的安危,自有我來負責。」
「呃……」小六見到雲傾那又冰又冷又好像深藏不漏然後隨便拿起一根針就能射你個對穿的我是高手的眼神,被震得狠狠退了一步。
『沒出息!』小五瞪了弟弟一眼。『那是你八弟媳婦!』
『很凶殘的八弟媳婦啊……』小六回望他哥一眼。
有了雲傾當靠山,小春底氣就足了。
小春笑著說:「我家雲傾為了我,無時無刻不在練功呢,就算前面有刀山火海,他也會揹著我走過去眼睛都不眨一下!倒是兩位師兄,你們光長個子,可武功沒長,這回是打算跟著三師兄一起去陳州?沒武功很危險,要是遇上傀儡人,那可妥妥是變死人的前奏呦!」
「沒事,」雙子同聲道:「你有雲傾,我們也有三師兄。三師兄會保護我們的,對吧!」二人一同望向小三。
小三:「……老子是去辦公事,很忙的……」
當老子是去玩的嗎?!
給老子妥當地滾遠些!
Edit |  19:36 |  商業誌   このページの上へ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