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このページの上へ

2017'03.08 (Wed)

《浪蕩歪傳(九)燃燒吧火鳥!(完)》試閱

第一章

【More・・・】

阿二以鳳凰真身出現於大戰現場實在出乎眾人意料之外,尤其是當他化作一團火球飛來,將化為真龍的小三、被小三牢牢困住的麒麟、四條尾巴狠狠穿透這兩隻的九尾狐宴四、還有被流火掃到,不慎滾進火中的魔煞球蘭罄一起包了起來,所有人簡直驚呆了。
「鳳凰涅槃,燃心為火,此火能燒盡世間邪穢,卻是以性命為代價!尊上這是要以自身殉道,和血麒麟同歸於盡嗎?!」張宗主大駭。
「尊上──」另外這一聲是從樂平口中喊出。她聲音淒楚,似已能預知麒麟的下場。
鳳凰涅槃之火,從無人受得住,仙人亦然,何況麒麟。
「二師兄啊──」小春慘叫。「你怎麼把大家都搭上去了啊──」
「三兒──」小五、小六悽慘喊叫。
「師兄……」小七愣愣地念了句,然後瘋了似地朝著那團金紅色的巨大火球奔去。「大師兄──」
「攔住他們!」張宗主立刻喊道。
神仙谷的八個師兄弟妹一下子沒了四個,在外頭的這幾個都發瘋了。
雲傾趁機一劍抹了樂平的脖子,看著她睜大著眼望著自己,眼神透露著無法置信,雲傾只是閉了一下眼,淡淡說:
「妳是不能留的。」因,天地不容。
樂平身邊的蜚蠊蠱全部炸開來,掉了一地,盡數化成黑色腐臭的血水,而樂平雙手抱住自己的肚子,慢慢蜷曲起身子,在下一刻,也緩緩地化成了和蜚蠊一樣的黑色血水。
她,早已不是人。連她肚子裡的那孩兒也不是。
小春紅著眼要朝阿二衝去,雲傾急忙將他攔下。
「雲傾,大師兄、二師兄、三師兄、四師姐全在裡面啊!」小春直跳腳。半個神仙谷的人啊!
雲傾搖頭。他指向旁邊:「你看!」
小五、小六、小七要奔向那團火,卻也是被正氣宗的幾個弟子們團團攔了下來。
「去不得!」
「會死的!」正氣宗的弟子們緊張地說。
這時張宗主也是急聲說道:「首座十二弟子向前,其餘弟子退後。」
十二朵蓮花們在空中跨上前一步,但僅一步,就有人尖叫出聲,還有人跳了起來大叫:
「師尊,我頭髮著火了!」
張宗主看著越來越大的火勢,立刻說道:「冷靜!全部退後十步!」張宗主聽見蓮花們還是被熱浪襲得尖叫,又罵:「沒碰著又不會燒死你!都給我聽好,打起十二萬分精神,結印!」
「是,師尊!」
十二朵蓮花連同張宗主在內,都被熊熊燃燒著的大火映得臉色通紅,但他們沒有退卻之心,在張宗主大喊一聲:「封天印!」後,齊齊打出了一套複雜非常、變化萬千的手印。
封天印一出,霜雪漫天,鳳凰涅槃這蔓延數里,擴散開來足以滅世之火被他們死死咬緊牙根,封印在其中。
但封得了一時,封不了一輩子,更何況方才和麒麟的對仗早已消耗了眾多弟子多數氣力。
小五、小六急得直跳腳,被正氣宗的弟子拉著猛往後退,看著那團火一直燒,也瞧不見火裡頭的情形,只要想到三兒在裡面,他們的心都要碎了。
小七愣愣地被人抱著向後逃,他望著小五、小六,問道:「五師兄、六師兄……大師兄是不是又要死一次了?」
小五、小六被這一問,眼眶就紅了。「呸、呸、呸!才不會死!大師兄不會死,三兒也不會死!」
然後,小七的眼淚就掉了下來。
小七眼淚一掉,小五、小六也哭了。
他們朝著那團燒得凶猛炙熱的火大喊道:「三兒,三兒你千萬別有事!你死了我們也不要活了!」
「大師兄──」小七也喊。「大師兄你別死,我有了你的孩子,黑寶等著叫你爹呢!」他哭得悽慘。
「嗚嗚嗚嗚嗚──」開戰時就離得比較遠的小春如今趴在雲傾懷裡哭得昏天暗地。怎麼辦啊、怎麼辦啊!他是神醫能救人,可是那團火裡面都不是人,而且火還燒那麼久都不熄滅……況且等火熄就什麼都涼了……

? ? ?

小春做的龍筋虎膽丸有期限,兩個時辰功力能翻四倍,但過了兩個時辰後就會虛弱二十四個時辰。
於是當天上的蓮花們「噗」地噴出了第一口血,掉了一株下來化回了原形,「噗、噗、噗、噗、噗」接連地一堆蓮花也都吐血掉到鯤鵬背上……
「藥效過了!」小春臉色蒼白,搖搖欲墜地倒在雲傾懷裡。
雲傾往旁邊吐掉了一口血,抱著小春緩緩後退了一段距離,這才坐了下來。
封天印頓時只剩半蓮和張宗主在支撐,涅槃之火的威力在此時顯露了出來,那熱浪席來,只吸一口氣,小五、小六都覺得肺要被燒融,渾身血液都快沸騰了。
鯤鵬這隻馱著涅槃之火的大鳥所受的衝擊首當其衝,牠尖嘯了一聲,又開始往下墜落。
「啊啊啊啊啊──」正氣中的弟子們驚聲尖叫。摔下去會死的!一定會死的!
「三兒啊──」高速墜落中,小五、小六還在哭小三。
「師兄,我和你一起死、和你一起死!」小七這明顯已經魔怔了。
就在此時,雲霧中隱隱出現了幾個身影。
他們身形各異,有人踏劍而至,有人跨坐在葫蘆上,有人踩著流光盤,有人搭著飛梭。
四方各四人,數一數共有十六人,各個皆是面目不清。
「本尊還以為你們這些老妖怪都不來了。」張宗主環伺一圈,冷哼一聲。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不知道是誰說了這麼一句話。
張宗主還是哼了一聲。「血麒麟跑出來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個老匹夫出來殺了?」
那人笑了笑。「這不是留給你們正氣宗的福氣嗎?」
「天道所指,我們這些老傢伙可不敢搶。」
張宗主又冷哼了好幾聲。
接著也不多說,那幾人像說好了似同一時間出手,共結封天印。一下子熱得要融化人的火光就被隔絕在封印之中,而一路下墜都墜到皇城屋簷上的鯤鵬也被一隻手掌輕鬆拖起,浮搖而上幾千里。
原來這些人同為此界修道之人,只是素日居於山門中潛心修練,向來不出門干涉人界之事。
此次還是張宗主前去人家山門搶寶劍、掠狠話,這幾個幾乎只要想,就能歷雷劫而成仙的大能們才分出一抹神識,前來搭手。
其實依經歷,年僅六十而有望窺天道張天寶張宗主在動輒幾百歲的他們眼裡不過是個小娃娃。
只是小娃娃太強悍,且為天道所鐘,這血麒麟之事擺明了要給正氣宗吃甜頭,他們誰幫手都是為正氣宗做嫁衣,的確有點那麼不爽快。
但是等到看見正氣宗全倒了,只剩張小寶和一個徒弟硬撐,老人家還是於心不忍地出手了。
封天印而已嗎,挺簡單!
不過鳳凰的涅槃之火真的挺燙的就是了!
鬍鬚跟頭髮都要燒起來了有沒有!

? ? ?

外頭的火燒得很大,涅槃之火的裡頭卻不是那般景象。
猶如被隔絕的一方天地,涅槃之火燒裂了時空壁壘,撕裂出一道口子,那到口子被灌滿了火焰,沒有天地之分,裡面上半部是燃燒的星子,下半部是燃燒的泥流。
蘭罄睜開眼時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副紅通通的景象,四周全部都是火。
他瞇了瞇眼,意識還不是很清楚,渾身像被岩漿澆灌一樣,泡在冒著火的河流裡。
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即便是痛不欲生地像被架在火上烤,連魂魄都要燒起來了,他還是靜靜地潛伏著不動,把腦袋藏在滾滾火海裡,只露出一雙全然漆黑的眼睛,專注地觀察著這奇異的地方。
火不停地燒,不知燒了幾天幾夜,就在他感覺自己的心肝脾肺腎差不多都焦掉,身上滋滋作響,一直冒出黑煙之後,蘭罄的意識卻奇怪地漸漸清楚起來。
就連他本以為自己是個人,但有時總覺得自己其實是顆球這件事也慢慢清晰。
原來他現下不是人也不是球,他是被一隻狐狸給殺了,然後自己引天雷打死那隻狐狸,然後泡在血海裡被雷打了個酥酥爽爽,最後吸了滿肚子的煞氣,變成大魔煞了啊!
突然間有個聲音響起:
「即即~」
蘭罄這時看見一隻禿毛雞從自己眼前不遠處被火流帶著飄了過去,那隻雞全身的羽毛都被烤沒了,只剩下頭頂還留著三根紅色冠羽。
那聲「即即」聽起來像鳥叫,但蘭罄卻聽懂了聲音中的意思。
『魔煞之氣被火燒沒了,恭喜大師兄你回魂了~』
「百里二……」蘭罄磨牙,把事情從頭到尾捋了一遍,這才聽清楚這聲音是屬於他那平時冷靜端莊,一臉木然沒表情的二師弟的。
「你怎麼變成一隻禿毛雞了?」蘭罄磨牙磨得響了。
「即即~」雞說:『我不是禿毛雞,這是鳳凰血脈留下的形體。』
蘭罄說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你把所有師兄弟都算計進來了?」
「即即~」雞說:『這裡是涅槃之火內的結界,之前時機太好了,三兒纏住了麒麟,四兒四尾穿其心而過,我不下狠手把握良機除了麒麟,咱就得全交代了。』
「即即~」雞說:『小五、小六、小七、小春跟雲傾都在外頭,還活著。』
蘭罄說:「我明明記得我沒有跟那頭麒麟在一塊,怎麼我也進來了?」蘭罄牙磨得更響了,幾天幾夜被火燒,那個痛啊!痛不欲生四個字怎麼寫二師弟你知不知道!
「即即~」雞一直很淡定,他說:『師兄你不燒不行,魔煞之體天地不容,涅槃之火是好物,師弟為了你好,把你一起捲進來燒一燒,這煞氣消散,你也才能恢復意識。』
「我恢不恢復意識用得著你來操心嗎?我樂意當魔煞,我當魔煞小七把我當成寶,現下沒了魔煞之體,你師兄我還能天天往他懷裡鑽嗎!」蘭罄很火,不是被燒得全身是火,而是氣得心窩冒火。
「……」雞沒聲了。
他覺得大師兄好不要臉怎麼辦……
這時雞搧了搧沒毛的翅膀,遠處的景色慢慢地明亮了起來,原本縈繞著霧氣的空間頓時變得一望無際,寬廣得如同處在海中央一樣。
嗯……「火」海中央……
蘭罄此時看見包括自己在內一共四團火球,東方遠處有隻著火的狐狸縮成一團動也不動,那是宴四兒;西方有龍穿越於火海之中不斷吞噬涅槃之火,那是小三兒;中央有隻怪模怪樣的東西不斷變換著形狀,那是血麒麟。
「即即即即~」雞朝龍游了過去,歎道:『你個吃貨,鳳凰的涅槃之火也是能吃的嗎,快吐出來,三兒,吐出來~』
「吼~」回答雞的是從鼻孔中噴出火焰的噴火金龍狂嘯聲。
雞被噴得在火焰河裡翻了好幾圈,又游了過去,耐心地說:「即即~」吐出來~聽不懂人話嗎?
蘭罄看得直笑。「都不是人了,哪還聽得懂人話!」
宴四似乎累了,一動也不動地,就讓那火直燒。
蘭罄在看著二師弟和好像還沒回過神來的吃貨三師弟即即吼吼時,目光偶爾瞥向仍在掙扎中的血麒麟。
這東西怎麼就是死不了啊……
蘭罄心想。
天雷滅不掉,涅槃之火也燒不死,到底要什麼東西才殺得了祂?
蘭罄滿心的惡意,直想著要如何幹掉血麒麟,想著想著,想到原本被燒融到上空中都要變成星星了的煞氣又被他吸引了回來,鑽回他的魂魄裡,讓他化出了一隻黑色帶著利爪的恐怖手臂,然後在他還沒意識到之前,就游啊游地,朝血麒麟而去,想要將其撕成千千萬萬片。
他耳邊迴響著的是小七的哭聲。
他記起自己最初跟著小七回到開封府還未清醒時,小七轉身看見他,噴了他一口血,然後那令人心疼的哭聲。
都是這隻麒麟!
都是這隻麒麟!
讓小七哭了!
牠該死!
禿毛雞在與吃貨龍溝通無用之後,又溫吞地游回了蘭罄身旁。
「即即~」雞說:『你的煞氣怎麼又跑回來了?不是燒融了嗎?』
「即即~」雞說:『大師兄你要平心靜氣,麒麟是天地靈氣所孕育,殺不死的。』
「即即~」雞說:『而且你不要看從這裡到那裡好像很近,你不是我,要游到那個地方,得游上大半個月的~』
「吵死了!」蘭罄先給了禿毛雞一爪。
「……即即~」同門相殘要不得啊師兄。
雞勸龍,龍不聽,雞勸師兄,師兄也不聽,雞只好自己游開了去,沒毛的尾巴動了動,去看看宴四怎麼樣了。
這涅槃之火還得燒上幾天,宴四兒不知道撐不撐得過去?
他原本以為第一個頂不住的應該是大師兄,畢竟大師兄原本的身軀是個凡人,而宴四是有千年道行的九尾狐。
沒料,大師兄不愧是大師兄,生時強,死後悍,根本用不著他擔心。
小三這條真龍在此處更是如魚得水歡得跟什麼似的。
於是他這個二師兄只得去關心關心碰上他們以後一路少了好幾條尾巴,道行不停消退,還得忍辱負重、隱藏真我,最後殺血麒麟一個回馬槍,而後被捲進涅槃之火中的可憐四師妹了。
「即即~」四兒妳死了沒?雞問。

第二章

涅槃之火整整燒了七七四十九天,小五、小六、小七和小春哭到最後流乾了眼淚都用嚎的了,這火還是沒有熄滅的傾向。
幾個老怪物也覺得奇怪,但在他們幾百年的修道生涯中沒碰過鳳凰涅槃,自然也不曉得怎麼回事。
「張小寶,你和鳥族的熟嗎?要不派個徒弟去問問鳳凰死掉後火會燒多久?不然沒個准,我們這封天印得結幾年嗎?」坐著飛梭的道士說著。
「別叫我張小寶!」張宗主怒道:「這才七七四十九天,就算要燒七七四十九年你們也得結下去!鳳凰涅槃而後重生,禛禛沒出來,誰都不許走!」
「禛禛是誰啊?」老怪物們轉著腦袋四周問道。
「是人界的皇帝吧,聽說叫趙禎。」
「皇帝又怎麼跟鳳凰尊上扯上關係了?」
有道人掐指一算:「唉,亂七八糟,屬龍的皇帝竟然是鳳凰尊上投的胎……咦……怪怪的……也不是投胎……奪舍?也不像奪舍……」
「我算倒像是是橫空出世!」
一群老傢伙七嘴八舌地討論著,張宗主聽得直翻白眼,人活得越久就越長舌,當下整個鯤鵬背上都成菜市口,東家長西家短,此界的龍、鳳、麒麟、龜四家都拿來被討論一通了。
突然天空黑了起來,眾人抬頭一看,竟是集結了一大片的烏雲。
那烏雲整整有一整個京城那麼大,而且雲中銀光翻騰,隱隱有落雷的跡象。
「這又是怎麼回事!」
「哪裡來的劫雲?」
「這是要劈誰啊!」
一堆只差半步就要飛昇成仙,但為了留守人間界的師門與徒弟壓著造詣不上升的老怪物們當下一退幾千里,嚇都嚇死了,只有張宗主還留在原地,仰頭看了一眼劫雲。
當張宗主覺得奇怪時,封天印鬆動了。
「哪個縮頭烏龜收了手?」張宗主怒道。
遠方傳來聲音,說道:「小娃子別急,你看看那涅槃之火是不是有熄了的跡象?」
張宗主一看,還真是。那一團龐大的火球慢慢地往內縮,沒有像之前燒得那麼猛裂了。
「看樣子是涅槃之火將滅,鳳凰重新出世,劫雲定是衝著祂來的。這裡沒我們的事了,接下來還是你們正氣宗的扛著吧!老道們走了,小娃子不必送。」
張宗主一連被叫了兩次小娃子,氣得臉都要紅了,可人家不遠千里來幫忙,正氣宗的宗主也不是不懂禮的,最後還是說了句:「多謝幾位前輩!」
幾個笑聲悠悠傳來:「老頭子有生之年能聽到你一聲謝,還真是值了!」
正氣宗的弟子們早早修養完畢,這時一個個踏劍迎風而立,跟在他們師父身後,看著那團涅槃之火。
小春他們也急,但這時急也不是辦法,小五、小六看了小七一眼,小七心領神會,立刻朝著張宗主喊道:「張宗主,這是怎麼了?我師兄他們沒死對吧!」
張宗主一張臉很嚴肅,低頭對著小七說道:「堂堂你別急,現下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可是天雷等一下肯定得劈下來的,你和你的朋友們全都躲開點,不然劈到就救不回來了!」
「師兄他們還活著、我就知道師兄他們一定都還活著!」小春緊緊抓住雲傾的手。
熱浪洶湧的火勢在封天印只剩下張宗主一個人支撐後,瘋狂地翻騰了起來,那一瞬間所有人都以為他們會被火燒死,可下一刻,火焰驀地往內收縮,慢慢凝成了一顆燃燒中的蛋型模樣。
「鳥蛋?」小春差點把眼睛瞪凸了出來。
張宗主說:「鳳凰乃仁義之鳥,傳說每隔五百年,祂會在吸收天地人三界汙穢之氣於己身後,燃燒自己的心臟,發出涅槃之火,以焚盡諸邪,還太平盛世於人間。之後乃將於灰燼中,浴火重生。」
就如同應證張宗主所說的話一般,火焰慢慢地淡去,最後原地只剩下一顆一人高的巨蛋矗立著。
但也在同時,天上凝聚的劫雲同時發出巨響,翻騰於其中的閃電一下子從銀色變成紫色,再凝實成了黑色,然後「轟隆隆」的一聲,劈了下來,直直打在那大蛋蛋的蛋尖上!
「我操──」雙子驚道。
「奶奶個熊──」小春。
「還給不給人活啊!」小七要瘋了。
正氣宗全員驚嚇得全部後退十步。
三清在上,沒看過這種雷劫的!
紫到發黑!
有千年桃木樹那麼粗!
蛋裡面是裝了什麼妖魔鬼怪,天道和牠有仇嗎?
這是妥妥要劈到死的節奏啊!

? ? ?

蛋裡面。
禿毛雞阿二看著紅通通的蛋頂上,覺得一股撲天蓋地的壓力降了下來。
死心眼的大師兄還在奮力向麒麟游去,不撕碎了祂不甘心。
吃貨小三打酒醒後就恢復本性,吞涅槃之火吞得開心,在火海裡游來游去。
倒是原本的血麒麟被涅槃之火燒盡了身上汙邪,現下成了乾乾淨淨的五色小麒麟一隻,而外頭轟隆隆的雷聲想必也是朝祂而來的。
只是這雷劈下來,因為此方空間連成一片,所以不止麒麟,這回大家都得遭殃了。
躲得過嗎?
躲不過……

第一道雷下來,轟隆隆。
阿二感覺渾身酥麻。
遠方的小三被打得整條龍跳了起來,翻了十幾翻。
而那隻罪魁禍首麒麟則是口吐人言:「哇啊啊~」被打哭了。
唯有大師兄真神人也,繼續游,麻一下、就跳一下,什麼都阻擋不了他的前進。

? ? ?

涅槃之火燒了七七四十九天,九天玄雷打了九九八十一道,從一開始的緊張擔心,到最後所有人都麻痺了。
黑色玄雷一道比一道粗,等粗到像巨峰一樣倒著往下打下來也沒見蛋碎掉,大家都淡定了。
不過就是傳說中最有能耐的仙人歷劫之雷罷了,呵呵,連鳳凰蛋也打不碎,沒啥卵用……
天頂上的劫雲好像也對這顆蛋絕望了,在第八十一道以毀天滅地之姿,轟隆隆、轟隆隆、轟隆隆地落下來,把眾人底下鯤鵬給掀翻了之後,就喪氣地散開來,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哇啊啊!」
鯤鵬一翻,小春他們幾個凡人直接從高空中往下墜。
幾名正氣宗的弟子踏著桃木劍急忙飛奔下去接他們。
就在這時,巨大的鳳凰蛋也一起墜落,張宗主袖子一掃,原本打算把鳳凰蛋兜進自己的乾坤袖裡,可哪知道兜了幾次,竟都兜不進來。
「搞什麼!」張宗主大駭。
若不是自己的乾坤袖出了問題,那就是,這顆蛋比自己眼睛看到的還要大,大到道門中可裝萬物的袖裡乾坤都收不進來!
「徒弟們,救蛋!」張宗主大喊。
「是,師尊!」正氣宗弟子同聲回道。
百來個人在高速中努力追著下墜的蛋,但那蛋卻比踏著飛劍的他們落得還要快,結果就在眾人駭然中,巨大的鳳凰蛋搶先所有人落了地,碰地一聲,砸進了皇城金殿外頭的那一大片空地裡,把整個大殿外撞凹了一個巨大的坑洞出來。
正氣宗眾弟子掩面愧對師父:「……沒救到……」
「師兄啊──」小春落地後三步並做兩步,嚎著跑去撲那顆蛋。
小五、小六和小七才下地步伐都還沒踏穩,也踉踉蹌蹌地飛奔了過去抱住那顆蛋。
經過這麼久的煎熬,眼淚都哭乾了,可是他們死活還是要和那顆蛋在一起,蛋在人在,蛋亡人亡!
張宗主歎了一口氣,對著旁邊都累出了好幾圈黑眼圈的徒弟們說:
「他們實在是師兄弟情深,你們幾個如果也能如此友愛,並且上行下效,全宗都能這樣就好了。」
半蓮:『師父你是沒看見這幾個人手上、脖子上複雜到打了好幾個死結的姻緣線嗎?』
這時,突然一聲頓響從蛋裡頭傳了出來。
「啪!」
「嗯?」小春歪著腦袋,吸了吸鼻涕。
「啪啪!」
「什麼聲音?」小五、小六也聽到了。
「嗶嗶啵啵、嗶嗶啵啵、啪啪啪啪啪啪啪──」
接連的巨大聲音響起,小七扯著他們退後一步,然後看到,蛋殼裂了!
小七那個驚恐啊──腦袋猛地就往張宗主那邊轉,眼神在說著:『蛋裂了,我師兄是不是又要死了、我師兄是不是又要死了?!』
張宗主只是瞪大眼睛,看著裂開的鳳凰蛋,然後見著裂開的蛋殼中吐出了金紅色的耀眼光芒,接著大喊:
「快把眼睛閉起來!」
那麼刺眼的光芒非凡間可有,金光燦爛,伴隨煙霧繚繞,會瞎人眼的!
小七他們立即閉上了眼,但跟隨著聽見蛋殼落地的聲音後,卻感覺有個東西跳進了自己的懷裡。
小七緩緩張開眼,發現自己捧住了一顆初生嬰兒大小的純黑色的蛋,光滑瑩潤,溫熱暖人。
小五和小六懷裡也捧了一顆金黃色的,他們顫抖著撫摸著,那蛋似乎和他們心有靈犀一般,輕輕地動了動。
小春和雲傾懷裡各有一顆,一紅一白。
小春捧著,臉色怪怪地道:「雲傾,蛋耶~你給我生的嗎?」
雲傾失笑,看著自己懷裡的這顆,不知道該說什麼。
地上還有一顆五彩繽紛的,沒人捧,被風吹得涼颼涼颼的。
張宗主走了過去,掌心往下,把那顆五彩蛋吸了起來。一碰到蛋殼,張宗主眉尾一挑,道:
「竟是麒麟?!」
小七撫著玄黑色的蛋:「大師兄……」
小五和小六抱著金黃色的蛋嚎啕大哭:「三兒啊……」
雲傾皺了皺眉頭,想要扔掉,但又不能扔:「這個好像是四師姐……」
小春捧著蛋,用力搖了搖,然後把耳朵靠近貼在蛋上,問道:「二師兄,你死了沒?」

終歸是,平安歸來了啊!
只不過,咋全都變成蛋了呢?
Edit |  02:37 |  商業誌   このページの上へ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